01

 

夜裡,他是忽然清醒的,在房間的另一角落裡,貓把自己蜷縮成小小一團,窩在溫暖的毯子裡輕聲打著呼嚕。

 

雖然時間還很早,只要躺回去閉上眼睛,剩下的時間足夠他睡到天明還能精神充足。

 

但他就是不想睡了。

 

爬起身隨意地把黑色的長風衣披到身上,帶著不離身的名刀「理」悄然離開房間。

 

這裡是個離城市很遠的地方,這個時間連稀疏的燈光都不會有,山林間唯一的照明來自於月光,然而今天卻是朔月。

 

整個夜晚是如墨的漆黑,但就算是連月光都不願意施捨的夜晚,仍有著微弱卻柔和的銀色光芒。

 

那是來自於繁星集合起來的微小亮光。

 

抬起頭看著滿天的星河,因為沒有陽光與月光的覆蓋,所以屬於星群的光芒特別耀眼。

 

被群星所圍繞的月亮是孤獨的嗎?不然為什麼要把自己隱藏起來呢?

 

小時候偶爾會浮現這樣的疑問,所以曾經出口問過既是自己的恩師,也是自己父親的三輪一言大人。

 

通常對於自己有問必答,那樣溫柔的人卻在聽到這個問題之後只是微微一笑,然後什麼都沒說。直到過了很久一段時間,久到自己都以為三輪一言大人已經睡著了,才聽到他悠悠地開口。

 

『有狗朗在,一點都不孤單喔!』

 

然而對自己那樣溫柔照顧、養育自己的三輪一言大人已經永遠的離開這個世界。

 

也曾經如同貓一樣把自己蜷縮在那房子的角落,低聲哭泣著呼喚不會再回來的人,但是自己必須要堅強,否則就是辜負了是父親也是恩師的三輪一言大人的期望。

 

自己身上還背負著斬殺惡之王的使命。

 

而那樣不正經,總是嘻皮笑臉的男人就這樣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之內。

 

一開始因為誤會而將他當成應該斬殺的對象,然而在知曉那男人的真實身分之後,除了有些吃驚之外,更多的是自己也說不上來的安心感。

 

太好了,你不是我要斬殺的惡之王,伊佐那社。

 

雖然有些詫異自己在與對方相處那麼短的時間內便交付了自己的忠誠,但又有些不太意外,或許是因為自己在對方身上感受到了相似又截然不同的溫柔。

 

所以便將自己的忠誠連同性命毫不猶豫地交付出去。

 

在三輪一言大人逝世後,成為了另外一位王者,最初也是最古老的王,白銀之王的氏族。

 

然而那只是短短的一瞬,眨眼之間而已。

 

白銀之王殞落。

 

為了牽制住惡之王。

 

為了讓地面上的生靈不被王殞落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重創。

 

不論是赤之王、青之王還是白銀之王,都做出了選擇。

 

對大眾盡責,卻讓自己或是氏族成員必須背負哀傷的抉擇。

 

成為王是孤獨的。

 

這點不論是在三輪一言大人或者是那總是看起來輕浮的男人身上都感受得到這種氛圍。

 

「混帳!」一拳用力地敲在一旁大石上,就算手被堅硬的石頭刻出鮮紅的傷痕也不在意。

 

這大概是繼那時無法完成三輪一言大人找到名刀「理」的最後要求之後,第一次這麼憤怒無力的傷害自己。

 

說什麼沒問題的、自己是不滅之王這種話,根本就是從開始到最後都滿口謊言的男人。

 

然而這次自己卻只能選擇傻傻地繼續相信下去,因為無法否定貓的說法,自己也留存著『或許王會回來』這樣幾乎渺茫的奢望。

 

往常在迷惑的時候自己會拿出當初三輪一言大人所錄下的片段俳句作為指引的方向。

 

但就只有這次自己雖然迷茫,卻也沒有勇氣按下錄音機的按鈕。

 

很害怕會聽到唯美卻完全敲碎希望的詩句。

 

於是就這樣帶著貓在世界之中近乎流浪般的尋找。

 

沒有答案與終點的旅程。

 

靠著樹幹慢慢滑坐下來,就算身上的衣服被露水浸濕也不在意,把自己的臉深深埋進雙膝之中,如同當初三輪一言大人離世的時候,那樣的將自己蜷縮在黑暗的一個小角落,無聲地哭泣。

 

當王用死亡與殞落解脫了自己的寂寞,那被留下來的氏族該何去何從?

 

你想過這個問題嗎?白銀之王,伊佐那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印 的頭像
曜印

鳥窩中的狐狸

曜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