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就著沒有終點的旅程不斷的往前走,沒有目的的找尋著,那個已然消失或不存在的身影,在時間麻痺了知覺之後,仍然一無所獲。


在找尋到王之前,精神就已經先到達極限了,自己是如此,相信其實貓也是如此。看向一旁雙眼明顯無神的貓,夜刀神狗朗是如此想的。

這段不知算不算漫長的時間,一人一貓總追尋不到屬於那個人的蹤跡,但某方面來說也不算一無所獲也說不定。時間不斷的往前推進著,然而自己和貓的外貌卻沒有隨著時間流逝而有相襯的改變──年歲完全沒有成長的感覺。身體的年齡完全停在那時候了啊……和伊佐那社,或許該說是與王相遇的那一刻。

  如果能夠連時間也一起凝結在那時候就好了。

不止一次,這樣的想法在自己的腦內浮現,然後再被自己抹消去。

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只會亂了心神,讓心情更往悲傷的方向去,所以不能想。雖然這樣的可能很微小,但是不是可以當作是受到王所影響的氏族成員特徵表現呢?會受到影響就表示王還未消失。

可是威斯曼是最古老的王,搞不好知道在王殞落的情況下還能保全氏族仍擁有能力的方法也說不定。想到這邊也難免洩氣。

在內心不斷拔河的狀態之下,精神也繃到了極限,如同被拉到最緊的琴弦,可能一撥動就會徹底斷裂。

在找到王之前精神就先崩潰,這樣下去別說找到王了,能不能正常的生活都會是個問題。
  

「貓,在找到王之前,先休息一下。」
  

「不要!吾輩不要!」果然如預料之中的,貓立刻搖頭拒絕,其實這個問題自己提過幾次,但貓的氣勢從最一開始的張牙舞爪,到現在已經是有些了無生氣的反駁了,即便可能聽在別人耳裡還是會覺得很有精神。
  

「小白是吾輩的小白,不找到小白吾輩不會、不會放棄的。」說著,貓的異色瞳孔裡又開始有淚光打轉,看到這個情況夜刀神狗朗輕輕嘆了口氣,一手放上了貓的頭。
  

「沒有不找的意思,只是稍微等待一下、等王出現而已……」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飄忽,不太能夠確定是在說服貓還是說服自己了。而貓已經抱著那把紅色的紙傘啜泣。

  

然而最後貓還是同意先跟著自己回到曾與三輪一言大人同住的故居了。

 

和婆婆打過了招呼,由於貓的能力的關係,婆婆一直以為貓是自己的妹妹。
  

『很有朝氣的女孩,是個好孩子呢。』婆婆是這麼說的,而自己只能回以微笑。

  

回到這裡之後,心情也慢慢地平靜下來了,或許是因為這棟房子充滿了許多與三輪一言大人的回憶吧!本來就是個即便成長之後也依然重要的心靈寄託,不會因為決定侍奉別的王而有所改變。
  

眷戀的撫過曾與三輪一言大人一同用餐的木桌,那些有點泛黃的往事又一一鮮明地跳出在眼前晃動。

  

真的非常懷念。

  

『三輪一言大人,我回來了。』

  

在認真的清洗每一處地方、重新調整回在這故居的作息之後,可以感覺到那些繁亂的思緒比較不容易侵蝕自己的意識了,而貓則是常常跑得不見蹤影,然後在一定要吃的三餐時間出現,之後又會再度跑不見,不過,如果這片山林能夠讓她也徹底放鬆的話,那也是件好事。所以自己沒有阻止她。
  

至於要什麼時候再度啟程,自己和貓總是很有默契的沒有人開口。暫時,自己和貓都沒有想要再次踏上旅程的意願,該說是沒有勇氣嗎?誰也沒有認真的探討過這個「暫時」會是多久。
  

大概是從積極的尋找轉為消極的等待吧!仔細想想或許自己是逃避了、感到脆弱了,所以回到這個感情與記憶上的避風港,將一切不願聽不願想的事情都隔絕在外。

  

如果您還在世的話,一定會嚴格的訓斥這樣不成才的弟子吧!三輪一言大人。

  

將煮好的簡單飯菜端上桌,並沒有充滿活力的問候,也沒有充滿朝氣的再添一碗的要求,一人一貓之間通常蔓延的都是沉默,而通常等到自己收拾完、洗好澡的時候,貓就已經窩在紅色的紙傘旁邊睡著了,一如以往她睡在社的身邊一樣。
  

其實心底明白自己和貓都在逞強,絕對不會互相安慰,因為那似乎就默認了王不會回來。伊佐那社永遠的消失。
  

「我到底該怎麼辦呢?三輪一言大人。」站在墓碑前輕聲問著,然後蹲下,細心的擦拭石碑上因時間而沉積的塵土。
  

嚴格的執行修行,讓每天的作息都處於完全的規律,這是自己支持下去的方式,除了這樣似乎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了。
  

直到窗外吹進來的風讓自己覺得冷才從沉思中清醒,抬頭往窗外望去,滿天星斗閃著漂亮的光芒,匯聚成一條長長的河流,讓漆黑的夜晚仍有溫柔的光點照耀。
  

起身想換個位置讓視線能夠更廣一些,不料卻撞到放在手邊、一直不離身的錄音機。
  

『曙光乍現,流亡之王現身。』三輪一言大人的聲音就這樣播放出來。
  

心裡有些詫異,這句話是當初自己第一次看到伊佐那社的時候,錄音機所播放出來的句子,有甚麼……特別的涵義嗎?
  

不過這卻讓自己想到另外一件事情,三輪一言大人自己有記錄下的聲音可以緬懷,而小白、伊佐那社卻除了一把傘之外,沒有多留下甚麼。
  

是不是該把甚麼記下來呢?留下一點,什麼都好,那個人曾經存在自己身邊的事實。
  

想到這裡,夜刀神狗朗從抽屜裡翻出了記事本和筆,將可能會阻擋到視線的髮絲勾到耳後,開始振筆疾書。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印 的頭像
曜印

鳥窩中的狐狸

曜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