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在夜晚轉為白晝之後,自己是被毛皮一類的東西搔到鼻子導致打噴嚏而醒過來的。

 

睜開眼便看見赤紅色的眼珠盯著自己看。

 

「!」倒抽了一口氣,什麼剛清醒時的迷濛早就被拋得遠遠的,尚未開始運轉的身體機能立刻被拔高成最大效能運作,想也不想地把壓在自己身上的東西推開整個人跳起來。

 

「吱吱──」整個人跳起來之後,那隻有著紅色眼睛的生物似乎也被自己嚇到而轉頭就跑,仔細一看便發現牠只是一隻有著紅眼、如一般可見白兔般大小的野獸罷了。

 

確定並不是什麼具有攻擊性的猛獸之後,自己便又癱坐在地上,轉頭看一下被自己推開的野獸屍體,看起來像是狼,體型大小卻更接近老虎,口中的獠牙看起來相當致命。

 

仔細想想昨晚真的是相當命大,只要被揮上一爪或咬上一口,大概不死也重傷,然後在這可能人煙罕至的地方也找不到人幫忙更別說會有醫療人員。

 

要不是昨晚被這隻猛獸的屍體壓在有點泥濘的地上,水氣和野獸的味道蓋過自己的氣味,反而讓其他狂暴化的生物沒有發現自己的存在,否則可能就真的性命不保。

 

以那時候的情況是沒有辦法再逃命了。

 

稍微整理一下自己身上還剩下的物品,握緊手中的匕首在一旁的樹上刻下幾道刻痕,然後往地板更加泥濘的方向走,果然沒多久就看到清淺的小溪流。

 

捧起清澈見底的溪水洗臉,確定周遭沒甚麼危險之後才把衣服脫掉,把自己清洗乾淨,實在是沒辦法帶著滿身的泥濘走路,不論是身心都會疲憊不堪的。

 

從背包裡翻出空水壺把水裝滿,昨晚自己從營地逃跑之前,一瞬間竄過的想法讓自己隨手抓了一個背包帶著逃跑,這大概是商隊公用的背包,裡頭沒裝什麼私人用品,但水壺、小鍋子、繩索、打火石等算是相當重要的東西倒算是充足,甚至還翻到一包口糧。

 

不過要支撐到自己找到離開森林的路還是有難度吧!

 

刻意不去想能不能找到或支撐下去的問題,在把被泥巴弄得髒兮兮的外袍清洗晾乾後再度背上包包。

 

走回到自己滾下來的地點,判斷了一下自己能不能爬上陡坡,雖然並不會很高,卻缺乏可以支撐使力的地方,以自己的能耐是爬不上去的。

 

思考了一下決定沿著陡坡邊緣走,說不定能找到可以上去的路。

 

但越是順著石壁的方向走,似乎只是越來越深入類似河谷的地形,慢慢地眼前又是越來越茂密的樹海,然後自己又看到了溪流。

 

似乎是連剛剛那條小溪一起匯聚過來,稍大一點的溪流。

 

所以自己正在往下游走嗎?搞不好順著一直走就可以走出樹林也說不定。

 

但是遇到瀑布或斷崖怎麼辦?

 

很認真地為了這個問題困擾起來。

 

不過走累了要休息是真的。

 

於是找了顆石頭坐下休息,卻不經意的瞥見一棵大樹錯綜複雜的根部有一朵白色的東西。

 

那是這次商隊想要蒐集的商品之一,被稱作『樹根上的白花』。

 

雖然叫做這個名字,但它實際上是種菌類,據說可以改善體質,算是一種相當不錯的補品,效果相當不錯,這回商隊會請嚮導帶著稍微深入一點樹林也是為了蒐集這種東西。

 

雖然有蒐集到,不過數量不太多,據說可以賣到很好的價錢。

 

但現在這些都不重要,這東西可以煮來吃,這是多重要的事。

 

想也不想地爬起身,把那朵長得與白蓮花很類似的菇菌摘下來想放進背包,但才剛把菇菌捧在手裡便聽見耳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一轉頭便看見一群看起來像是騰空漂浮移動,長得像辣椒卻有著人臉的東西團團圍住自己。

 

應該不是自己看錯,似乎還有鬍子,臉有點像中年大叔。

 

就這麼七八隻圍著自己慢慢靠近,感覺十分的壓迫。

 

在距離自己只有十步之遙時,椒的兩側突然鼓起,然後『啵』的一聲長出兩隻滿是肌肉的粗壯手臂。

 

感覺更可怕了,不禁後退一步,整個人背貼在樹幹上。

 

突然,其中一隻靠近了自己一步。

 

「小姐今天天氣真好。」聽到這句話不禁愣了一下,是這東西在講話嗎?

 

「小姐今天天氣真好。」

「小姐今天天氣真好。」

「小姐今天天氣真好。」其他的椒立刻跟著那隻做同樣的動作,並重複一樣的話。

 

「不、不要過來。」看他們步步往自己逼近,忍不住發出微弱的警告,其實從他們盯著手上的這個動作也知道牠們大概是想搶自己手上的菇菌。

 

但是給了牠們自己該吃什麼?會餓死的吧!

 

「不要過來。」

「不要過來。」

「不要過來。」

「不要過來。」但牠們只是重複自己的話然後繼續往自己靠近。

 

「救、救命啊!」緊張到連自己在喊什麼都不知道了,但出口便知道自己的聲音真的很小聲,在這種濃密的樹海要有人聽到其實很困難。

 

「救命啊!」

「救命啊!」

「救命啊!」

「救命啊!」但那些生物立刻重複自己的話,而且有越來越大聲的情況,像是幫自己發送求救訊息,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那裡有人嗎?」突然,一個宏亮充滿朝氣的聲音從樹梢傳來,下意識地抬頭往聲音的來源看,是隔壁棵樹的樹洞,從那裡鑽出一個年紀看起來不大的女孩子,看起來非常的有精神。

 

「救命啊!」

「救命啊!」

「救命啊!」

「救命啊!」倒是那些生物被嚇了一跳,立刻邊重複著那句話邊四散奔逃。

 

「你還好嗎?有沒有怎麼樣?」在自己還呆愣在原地的時候,那個少女已經敏捷的爬下樹跑到自己面前,一副很好奇的樣子。

 

真的、有人……自己的運氣其實很好嗎?

 

「你自己一個人嗎?」少女看起來似乎只有145歲,有著漂亮的眼睛,還有雖然很濃卻不影響視覺美的眉毛,身上的服飾看起來不像是商隊。

 

自己不自覺的點點頭。

 

「那太好了,你也是迷路嗎?要不要跟我和流引一起走?我叫作赫赫幃娜,可以叫我赫赫就好,你呢?」

 

糟糕,她在問自己話,可是、可是……不知道該做什麼回應,在手忙腳亂了一陣之後想到背包裡有紙筆,立刻拿出來書寫。

 

少女接過了自己遞過去的紙板,低頭看了一下。

 

「利……諾……你叫作利諾嗎?初次見面請多指教。」自稱赫赫帷娜的少女露出燦爛的笑容。

 

暗地裡鬆了口氣,幸好她沒有覺得自己的行為很奇怪。

 

「利諾。」

 

「?」突然被她喊了自己的名字,非常有精神的聲音又嚇了自己一跳。

 

「你手上的那個看起來好漂亮喔,可以吃嗎?」

 

「……?」

 

***

 

所以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自己坐在生好的火堆旁,認真地用背包裡的小鍋子煮著湯,至於內容物當然是剛剛摘到的菇菌和對方身上的一些可食用植物,也幸好背包裡還有一小罐鹽,不然真不知道味道會怎樣。

 

「哇~好香喔!利諾好厲害。」赫赫看起來很開心就是了。

 

「聞起來味道似乎不錯是吧?朔。」而一旁看起來年紀明顯大上自己幾歲,從衣著判斷應該是黃國的少年叫作流引,看起來是相當溫和的人。

 

身旁會跟他對話,名字叫做朔,看起來如同飄在空中的蛇還是兩生動物的生物,自己真的不知道是什麼,不過看起來應該也是無害的就是了。

 

「可以吃了嗎?」赫赫像是等不及了,在自己點頭之後立刻把碗遞過來。

 

雖然現在是看似和樂融融的喝湯,但實際上自己坐立難安。

 

「利諾為什麼會在這裡迷路?」在喝完湯之後,流引開口問了自己。

 

「……」愣了一下,立刻再掏出紙板和筆書寫,然後遞給對方。

 

「喔,是因為商隊被攻擊而走散嗎?真是難為你了。」流引看了自己一眼,然後把紙板遞還給自己。

 

「如果沒有別的想法,就先跟我們一起走如何?彼此也有個照應。」流引露出溫和的微笑邀請自己一塊走。

 

「……」點了點頭,反正自己也沒有別的想法,有人一起自然是最好不過。

 

「那就請多指教了。」

 

「……」再次用力點了點頭。

 

太好了,至少現在自己不是一個人,這些人應該沒問題吧!

 

『欸,朔,你看他是不是不會說話?』『至少我是沒聽到他開口……』『那之後要怎麼辦?』『如果會求救……應該還好吧?』『說得也是。』

 

自己似乎聽到了這樣的耳語,而在看到自己一臉疑惑地看向他們,流引和朔立刻對自己擺出沒問題的樣子。

 

而赫赫已經把整鍋湯都喝完,包含自己剛剛放在一旁的乾糧也消失不見。

 

「啊……吃得好飽,利諾真好吃,啊我是說利諾煮的東西真好吃。」赫赫露出燦爛的笑容。

 

應該沒問題的……吧?

 

月光樹海01  

§ 在樹洞睡覺的流引、朔與赫赫帷娜 §

 

圖片詳細來源:http://www.plurk.com/p/ibz28b

(繪者:七草)

 

TBC

 

 


 

 

前途渺茫,利諾加油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鳥窩中的狐狸

曜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