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體來說,是下了 這個 的企劃坑,所以寫了這個故事,如果沒什麼大問題應該也不會棄坑啦......

就是不定時更新之類的。

一個惡魔與一個人類的成長故事(?)希望大家會喜歡......

 


  

 

 

提著剛剛從菜市場買回來的蔬菜,青年研究著手中的清單,正在盤算菜市場殺價的價格與超市的特價哪邊比較划算。

 

不過今天實在有點累……還是一起在菜市場買完就好。打定主意之後青年又多挑了幾樣菜,還被菜市場的婆婆塞了幾顆水果當贈品之後提著幾大袋塑膠袋準備回家。

 

太好了多那幾顆蘋果可以省兩天的早餐。青年是這麼想的。

 

轉過街角,因為是下班高峰時段的關係,人行道上的人潮有點擁擠,一不小心就會跟人擦撞或被絆到。

 

要是食物被擠壞就不好了……抱持著這樣的想法,青年把袋子抱到胸前,想藉此保護食材不受傷害。

 

「啊不好意思。」來自背後的撞擊力道比自己預期可能的力道大上太多,因此沒穩住腳步,在意識到之前已經用力撞上前面的人背上。

 

「痛……啊,對不起……」覺得頭昏腦脹了一下,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把對方狠狠撞趴在地上,標準的臉朝地,感覺非常狼狽。

 

一邊道歉一邊把對方扶起來,剛剛撞到自己的人早跑得不見人影,如果對方真要怪罪起來,自己好像也不能怎麼辦。

 

在把對方扶起來之後才看清楚對方的模樣,金髮藍眼明顯的西方人特徵,光是身高就比自己高了至少15公分,雖然看起來沒有滿滿的肌肉,但就剛剛撞上去的感覺其實挺結實,至少撞上去的自己感覺滿痛的。

 

「還好。」那個人拍拍衣服上沾到的塵土,閃亮但看起來不合時宜的金色馬尾在背後搖曳,看起來是沒受什麼傷。

 

這讓青年心裡鬆了口氣,萬一對方需要賠償的話,會給自己這種靠打工生活的學生帶來不小壓力。

 

「沒事就太好了,真的非常抱歉。」再低頭道了一次歉,青年原本想轉身走人,卻突然被拉住手臂。

 

「呃、請問還有什麼事嗎?」轉過頭發現是剛剛被自己撞倒的那位,青年頓時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怕對方求償的心理。

 

「其實我不算沒事。」但對方只是慢悠悠地講出這句讓人覺得不太妙的話。

 

「那麼你是……」

 

「我、餓了。」

 

「……」看著眼前大概二十幾歲,還用藍色緞帶綁著超復古馬尾的人,青年有些傻眼,這該不會是要自己請吃飯吧?但是扣除掉生活所需,自己身上的錢根本連請路邊攤都有點問題。

 

「這個……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請收下。」深吸了一口氣之後,青年從手中的袋子拿出菜市場婆婆送的蘋果塞給對方。

 

「那、就這樣了,再見。」在對方有些錯愕地接下蘋果的時候轉身拔腿就跑。

 

跑了一小段路之後回頭看看,對方並沒有追上來才有些放心,壓下心中小小的罪惡感,然後慢慢的走回家,沒了那些蘋果,這兩天的早餐就要另外想辦法了。

 

然而到家把門打開之後,卻看到那個金髮青年非常優雅地坐在自己家的單人沙發上,還露出唉呀呀你回來啦的歡迎表情。

 

「先生,你這是私闖民宅。」由於內心太過驚異以至於只能說出這種沒什麼實際意義的話。

 

「只是來還你這個,我不需要。」對方揚了揚手中的袋子,是青年自己塞過去的那袋蘋果。

 

「嗯,感謝你,請回。」青年側過身,讓敞開的門口正對著不速之客。

 

「為了感謝你的好意,讓我來實現你一個願望如何?」對方一個彈指,青年背後的門突然用力關上,青年想試著把門打開,卻發現怎麼樣都推不開。

 

「那不過就是舉手之勞,說要交換一個願望未免太貪心,我相信天底下沒這麼好的事。」看起來眼前這傢伙不太對勁,青年用比自己想像還要冷靜的語調論述自己的看法。

 

「嗯,確實要實現願望不是幾顆蘋果就能公平交換的事,也需要點別的東西,怎麼,難道你沒有想實現的願望嗎?」

 

原本想直接給予否定答案,卻在視線與那雙湛藍的雙眼對上時意識突然混沌起來。

 

「我想要的……願望嗎?」理智拉響的警報似乎都隨著意識的模糊而被拋進渾沌的漩渦中起不了作用,在什麼都模糊不清的意識之中,只有那些想要的、不論是想法還是事物閃著光芒,在一片灰暗之中特別清晰,也讓人感到更加渴望。

 

用力眨眨眼睛,讓一度停止的腦袋勉強多運轉一下,這才注意到那雙藍色的眼睛不知何時變成紅色,赤紅的光芒讓自己一瞬間從疑似催眠狀態下嚇醒。

 

「你是惡魔吧?」雖然原本想說的是『你不是人吧』但卻被直覺改成這句話,本能告訴青年眼前的東西不只不妙可能還很危險。

 

「如果你是惡魔我就沒什麼理由答應你的提議,和惡魔交易是要下地獄的。」雖然青年本身沒什麼宗教意識,但每個說給兒童聽的故事都把惡魔描述成不好的東西,因此這樣的觀念還是在青年的想法裡根深蒂固。

 

「唉呀~相信我,天堂那種無聊的地方你不會想去的。」被懷疑身分之後,對方也懶得再偽裝下去,血紅的雙翼直接展開,金色的長髮披在身上,那雙直盯著自己的血紅眼眸讓人莫名地有些壓迫感,不對青年來說也僅止於壓迫感。

 

「但我對地獄也沒興趣,拜託你找別人去吧,我沒什麼遠大到像毀滅世界稱霸地球那種夢想。」青年擺擺手,驅趕的意思很明顯,對他來說比起實現願望這種看起來縹緲的東西還不如趕緊煮晚餐還得實際。

 

「明明就有很渴望的東西,不是嗎?」這句話說得不緩不急,卻像一顆石子投進平靜的湖中,激起了陣陣漣漪,一瞬間青年又進入了恍惚的狀態,眼前的東西通通都消失了,剩下的只有無邊際的黑暗與耳邊惡魔的低喃。

 

「與其去聽天使說教,最後只得到一些理想的空泛答案,不如告訴我比較實際,不論是什麼樣的願望都可以達成,絕對按照你所希望的那樣喔。」

 

「很想要的吧,那些通通都可以屬於你,沒問題的唷。」

 

「跟我訂下契約,作為交換,我將實現你一個願望。」

 

說得好像願望是多簡單的事情一樣,不過如果能實現的話……就太好了呢。

 

明明知道那肯定不是太公平的東西,但還是不由自主的點了頭。

 

「那麼契約成立,現在你可以看到內容了,煩請遵守契約喔!」伴隨著這句話,青年慢慢回過神來,總覺得對方聽起來愉悅非常的語氣有點不太妙。

 

「……嗯。」不過契約有那麼容易嗎?還以為至少要流個血押個印什麼的。

 

在眼前發亮的卷軸上只寫著幾行字:

 

『 惡魔方:義務上完成契約對象一個願望。

  人類方:義務上成為契約對象的新娘。

  時效:至惡魔願意終止婚姻關係為止。

  附註:夫妻之間是生命共同體,其中一方死亡另外一方也會跟著死亡。

 

WTF!青年的內心不斷迴盪著這三個字,甚至連付出壽命這種心理準備都要跳出來了,現在這是什麼要人投注無限時間的東西啊!

 

「既然你成為我的新娘,就乖乖跟我回魔界去吧!」惡魔看起來相當愉快,自己的面前出現像是黑色漩渦一般的東西,這倒很符合人類對通往異世界通道的想像。

 

「等一下。」青年低下頭,像是在沉思。

 

「如果你是擔心生活起居問題就不必了,我那邊什麼都有……」惡魔還沒說完就被青年打斷。

 

「既然是夫妻關係,我應該也可以提出一些相處上的要求吧?」

 

「具體來說沒錯。」惡魔點點頭,感覺意外的誠實。

 

「我想留在這裡。」

 

「要求駁回。」惡魔攤了攤手。「我討厭狹小的地方。」

 

「更正,是我『要』留在這裡。」青年抬頭露出微笑。

 

「就說了我討厭……」惡魔話還沒說完,就看見青年拿起身旁的水果刀壓在自己的手腕上。

 

「我們是生命共同體對吧?」

 

「等等、別衝動──」

 

「不想死的話就乖乖聽我的。」青年露出燦爛的笑容。

 

「咦?欸?」

 

「先來自我介紹一下,你叫什麼名字呢?我總不能一直惡魔惡魔的稱呼你吧?」青年的笑容非常燦爛,明明是笑容卻因為蒼白的臉色讓人覺得陰森到想打冷顫,水果刀則片刻沒離開過手腕,惡魔甚至覺得青年用力到似乎留下血痕了。

 

「普萊爾。」乖乖地回答問題,惡魔收起了翅膀,又恢復到原先金髮藍眼的人類模樣。

 

「有話好說,你先把刀子放下。」看著對方好言好語的相勸,青年突然覺得現在的情況有些滑稽,惡魔看起來像是勸阻人自殺的警察,而自己則是情緒失控的自殺者。

 

但事實上是,自己若不拿刀往自己手腕上壓,可能來不及吭聲就永遠消失在這世界上也說不定。

 

「我叫做李詩,木子李,言寺詩。」青年坐到惡魔面前,卻沒有要放開水果刀的意思。

 

「我不懂中文字。」理所當然的語氣。

 

「……那你怎麼跟我溝通的。」

 

「惡魔都有內建翻譯系統。」更加理所當然的語氣。

 

「……」

 

第一印象的負面評分,註定了往後的命運。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印 的頭像
曜印

鳥窩中的狐狸

曜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