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普萊爾來說,生活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繼承家族分配的爵位,有個不大不小的領地、莊園、城堡還有管家與僕人們,即使沒有真的生產些什麼,生活也可以奢糜完全沒問題。

 

夜夜笙歌、可以懶洋洋的睡到想起床、舉辦狂歡party、和認識或者不認識的美人,不論男女都可以上床一夜情,還算有興趣的對象可以發展成砲友,當然雄性的部分普萊爾只能接受上人,被上什麼的完全不在考慮範圍。

 

即使有記憶和意識以來周遭一直都是這個氛圍,難免也有覺得無趣的時候。

 

尤其是現在。

 

這是第幾次了?來狂歡的又人減少了一些。

 

靠在推滿柔軟靠枕、裝飾十分華麗的躺椅上,看著在眼前狂歡的魔群,人數似乎比前幾個月又更少了些,裡面自己喜歡的類型沒有不說,連通常會受邀前來比較熟悉的玩伴或砲友都沒來。

 

究竟是怎麼回事?大家都跑到人間去了。

 

想起前幾天心血來潮想去找個朋友,到對方的莊園找人卻得到他已經去人間遊玩的消息,在覺得心有不甘的同時又去多找幾個本來就熟識的損友,也只得到相同的答案。

 

悻悻然返家想辦個趴來轉換心情卻來客不如往常多,這怎麼會讓人不在意呢?

 

越想越覺得煩躁,乾脆聯絡幾個感情好一點的砲友,沒想到不是抽不開身就是跑到人間,這讓心情更加的糟了。

 

最後一個,如果再……我就──普萊爾的心裡是這樣想的。

 

讓使魔去聯繫自己想聯繫的對象,聯繫內容無非是想約個砲。

 

但是傳回來的訊息卻是這樣。

 

「哈囉~普萊爾我這裡是千宵啦~人間超好玩的耶!整個超刺激又超有趣的~你要不要也來玩~呀~」語尾特別強調的愛心屬性是千宵本人慣用語氣無誤,但內容讓普萊爾終於忍無可忍的爆炸。

 

大家都這樣!!!

 

把派對收拾的工作全數丟給管家,反正他從不管這些。打開了通往人間的道路就立刻夾雜著強烈怨念衝進人類世界。

 

到來的一開始先保持著隱形的狀態觀察形形色色的人們,卻總覺得無趣。

 

人類總是忙著生活,雖然也有可尋歡作樂的花街柳巷,但若是要做那些,惡魔的世界也不是不行,究竟人類有什麼樣的魅力讓惡魔在其中找尋新娘樂此不疲?

 

難不成搞不懂的原因是因為自己沒有親身試試?

 

好吧!既然如此就來挑個順眼的試試看好了。

 

普萊爾先是化成普通人類的樣子──反正轉換成人類外貌對惡魔來說是家常便飯,沒什麼問題,但現在問題是自己要上哪去找新娘。

 

想了想,普萊爾決定從人來人往最多的路口開始隨意晃晃,人這麼多,總有機會挑到順眼的。

 

於是就這樣認真的評論起身邊經過的人來。

 

「這個年紀太小、這個年紀又太大、外型不喜歡、香水味太濃了、靈魂的味道真無趣……」慢慢跟著擁擠的人群走,正想著就這樣走搞不好真的不會遇到有興趣的,畢竟人太多就算有可能會感興趣的對象也會因為人群雜沓而錯過。

 

思及此普萊爾猛然停下腳步,想轉身往回走,卻沒想到這個動作讓自己被走在後頭的人一頭撞上,力道還不小讓猝不及防的自己直接往前跌,臉和地面直接親密接觸。

 

超痛。

 

不過撞倒自己的人並沒有逃跑,還邊道歉邊扶自己起來,這讓自己的怒氣有效降低。

 

撞倒自己的青年有著秀氣的臉龐,黑髮黑眼明顯是東方人長相,有著細細的眉毛,但膚色是不太健康的蒼白,臉上也沒有明顯的表情變化,讓人難以判斷情緒。

 

「還好。」表達自己現在其實狀況不遭之後,青年看起來應該是鬆一口氣,但不是從表情判斷的,而是從放鬆下來的肩膀來判斷。

 

「沒事就太好了,真的非常抱歉。」對方又低頭道了一次歉,然後轉身準備走人,然而錯身而過的一剎那,普萊爾聞到了對方靈魂的味道。

 

有點涼、淡淡的像泉水,如果不湊很近的聞真的不太明顯,硬是要說比其他人特別的就是這個部分,那種味道自己只在中古世紀苦修的教士身上聞過類似的,但這個青年身上少了自己討厭的那份高傲,那種純粹冰涼的感覺很吸引自己,下一秒,就覺得肚子有些餓了。

 

這是惡魔對有興趣的靈魂所擁有的正常反應。

 

於是想也不想的拉住對方的手臂。

 

「呃、請問還有什麼事嗎?」對方的聲音有些疑惑,但表情仍然沒有顯著變化。

 

「其實我不算沒事。」慢慢思考如何拐對方簽下契約,普萊爾再繼續認真的打量眼前的青年,有點消瘦的感覺,不過好好養應該沒什麼大問題才對。

 

「那麼你是……」

 

「我、餓了。」認真地說出自己現下生理狀況,普萊爾覺得沒什麼不好,會因為對方靈魂的味道而產生飢餓感對靈魂是種讚美。

 

不過普萊爾忽略了一件事情,人類根本不懂這種東西。

 

看著青年深呼吸了一口氣,這樣的動作是在排解緊張感嗎?果然認真的讚美是很有效的對吧?普萊爾如此認為。

 

接下來青年在手中的紙袋翻找什麼的樣子,是想留聯絡方式嗎?這就不用了,我可以跟你回去或者你現在跟我回去……咦?

 

「這個……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請收下。」

普萊爾有些錯愕的接過對方塞來的蘋果。

 

「那、就這樣了,再見。」對方拋下這句話後便在自己錯愕的時候迅速離開。

 

這絕對不是因為害羞而跑掉,而是不想跟自己有任何牽扯的意思吧!

 

這怎麼可以呢?

 

普萊爾原本想立刻追上去,但轉念想想,這麼做說不定會讓對方誤會,還是慢慢來好了。

 

反正對方的靈魂味道雖淡卻很特別,況且青年是走路,住的地方肯定離這裡不會太遠,那麼只要在這區的範圍內找出對方靈魂味道最重的地方,就會是青年的家。

 

打定主意之後,普萊爾瞬間隱了身變回惡魔的樣子,張開血紅的翅膀飛到半空後,朝鎖定的方向飛去。

 

普萊爾到達的時候,剛好看見青年慢慢地往自己所在的這棟大樓走來,既然確定了的地點,普萊爾便直接進入青年住的公寓,優雅的坐到沙發上等青年回來。

 

環視了一下環境,雖然很小卻很乾淨的地方,沒有太過髒亂的感覺,頂多就是常用的桌子隨意放著一些書本雜物,堆放的東西也不多,或許青年是簡約生活教條的奉行者?

 

這樣可不行,自己可是奢華享樂派的,這方面可能要多多溝通。

 

門鎖發出喀喀的聲響,果然是青年回來了。

 

普萊爾好整以暇的露出自認為最親切的笑容。

 

「先生,你這是私闖民宅。」青年的反應相當冷靜的感覺。

 

唉呀怎麼會是私闖民宅呢?你家之後也會是我家,但我希望你跟我回魔界,那裡的空間比較大。

 

「只是來還你這個,我不需要。」舉起手上的袋子,普萊爾打算先把不需要的東西還給對方,畢竟這個不削皮切塊自己是不吃的。

 

「嗯,感謝你,請回。」青年側過身讓門口正對自己,趕人的意思相當明顯,不過目的沒有達到只要是惡魔都不會離開的。

 

「為了感謝你的好意,讓我來實現你一個願望如何?」彈個指讓門瞬間關上順道下封印,好讓青年無法逃跑,接下來就是如何對方簽下契約了。

 

「那不過就是舉手之勞,說要交換一個願望未免太貪心,我相信天底下沒這麼好的事。」聽青年的敘述就知道不是很好哄騙的類型,不過沒關係,惡魔有得是辦法。

 

「嗯,確實要實現願望不是幾顆蘋果就能公平交換的事,也需要點別的東西,怎麼,難道你沒有想實現的願望嗎?」在說話的時候,普萊爾用了點魔力,讓說話的聲音帶有催眠的效果。

 

「我想要的……願望嗎?」青年立刻陷入被催眠的混沌狀態,這樣等等就會答應了吧!

 

沒想到青年卻突然清醒過來,這讓普萊爾有些意外。

 

一般來說人類不會那麼快就清醒才對,難道是自己的催眠不夠強烈?

 

「你是惡魔吧?」青年的表情依然讓人看不出情緒,提防的感覺又升高了,不過既然都被猜出身分,普萊爾也沒隱瞞的打算。

 

「唉呀~相信我,天堂那種無聊的地方你不會想去的。」輕鬆說出這種很惡魔風格的話,露出原形時翅膀差點打到邊桌疊高的書本,幸好自己有注意到,否則場面說不準會有點好笑,真是幸好。

 

這裡真是太小了,連讓翅膀完全張開都不行,不舒服。

 

「但我對地獄也沒興趣,拜託你找別人去吧,我沒什麼遠大到像毀滅世界稱霸地球那種夢想。」青年似乎對惡魔沒感到特別恐懼或排斥,而是顯得……興趣缺缺?

 

「明明就有很渴望的東西,不是嗎?」別不把我放在眼裡啊!普萊爾立刻加強了催眠的效果,青年果然又陷入了恍惚狀態。

 

接下來就是不斷加強效果和暗示,讓青年點頭就好。

 

在不斷的催眠之後,青年果然點了頭,但沒有把願望說出來,不過沒差,契約先到手了,剩下的就再說就好。

 

「那麼契約成立,現在你可以看到內容了,煩請遵守契約喔!」愉快地亮出自己事先準備好的契約卷軸,上頭的字可都是自己手寫的,可是非常有誠意呢。

 

但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青年身邊的氣息變得有點凝滯。

 

「既然你成為我的新娘,就乖乖跟我回魔界去吧!」不過那不重要,現在是把人帶回城堡好好享受一下所謂新婚才對。

 

揮了揮手,眼前立刻出現回惡魔世界的通道。

 

「等一下。」

 

「如果你是擔心生活起居問題就不必了,我那邊什麼都有……」原本以為對方擔心有關生活方面問題,沒想到回答被迅速打斷了。

 

「既然是夫妻關係,我應該也可以提出一些相處上的要求吧?」呃、這麼說也沒錯,畢竟自己也有想要求對方配合的部分。

 

「具體來說沒錯。」普萊爾點點頭,自己的眼光果然不錯,選擇的新娘十分明理。

 

「我想留在這裡。」這可不行,這裡太小了!

 

「要求駁回。」攤了攤手,這麼小的地方自己待不下去。「我討厭狹小的地方。」

 

「更正,是我『要』留在這裡。」看著青年突然露出的笑容,普萊爾沒由來的感到背脊一陣發涼。

 

「就說了我討厭……」話還沒說完又被打斷。

 

「我們是生命共同體對吧?」普萊爾眼睜睜的看著青年拿起水果刀壓在自己的手腕上,具體是什麼意思表達的超級明顯。

 

「等等、別衝動──」

 

「不想死的話就乖乖聽我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看著青年蒼白的笑容,普萊爾只覺得心涼半截。

 

「咦?欸?」這算、威脅嗎?感覺好有用的威脅。

 

「先來自我介紹一下,你叫什麼名字呢?我總不能一直惡魔惡魔的稱呼你吧?」青年在自己面前坐下來,雖然語氣很輕鬆,但氣氛實在凝滯到輕鬆不起來,而且手腕似乎都要留下血痕了。

 

「普萊爾。」乖乖地告知自己的名字,反正早晚要知道的。

 

「有話好說,你先把刀子放下。」很認真地想勸青年把刀子放下,不然真的割下去的話,自己還真的沒學過如何醫治人類的傷口──自己一向認為那是天使該做的事情。

 

「我叫做李詩,木子李,言寺詩。」這是、東方的語法吧?應該是在告訴自己名字怎麼寫,不過自己以前就對東方文字沒什麼興趣,所以……

 

「我不懂中文字。」回答的理直氣壯。

 

「……那你怎麼跟我溝通的。」青年的眉頭皺了一下。

 

「惡魔都有內建翻譯系統。」這不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嗎?難不成還要惡魔精通各國語言不成?那也太累。

 

雖然也是有喜歡研究各國文字的惡魔在。

 

「……」接下來青年就無言了,果然是對惡魔了解不夠多嗎?沒關係以後會慢慢了解的。

 

 

從第一次見面起,就決定的,心的距離。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鳥窩中的狐狸

曜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