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or Life

Left 4 Dead 2》衍生  Nick & Ellis

 

  有時候,尼克會想著這一切到底是不是一場過於逼真的噩夢,或許下一次睜開眼睛就會發現自己仍在溫暖舒適的床上,號稱價值三千美金的白色西裝被熨燙的整整齊齊,乾乾淨淨地懸掛在床邊的衣櫃裡,而自己仍能輕鬆地穿上它們,哼著小曲在下一場賭局中贏得游刃有餘,繼續紙醉金迷的賭徒人生。

  不過現在他正在這裡,手中的槍枝維繫著搖搖欲墜的脆弱生命,身上的白色西裝不雅的沾著泥巴卻不會有人指指點點──它們的價值早就沒有任何意義。如同以往的人生。

  在這充滿殭屍和特殊感染者的城市中不斷逃亡,尼克運用著身為賭徒的沉穩與直覺活下來,和其他三位夥伴一樣,畢竟需要活下去,槍法可說是無師自通的。

 

  非常古怪有趣的,在整體世界的價值崩毀之後,尼克發現自己反而更能夠去相信他人,把自己的背後託付給夥伴們,也在各種危急的時候無法棄他們於不顧。

  在伙伴們之中,尼克發現自己最在意的不是唯一的女性蘿雪兒,也不是強壯可靠的教練,而是總吵吵鬧鬧、熱愛機械的小夥子艾利斯。

  艾利斯是個陽光開朗的大孩子,明明身處在殘破不堪且處處危機的破敗都市裡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但他總是能露出燦爛的笑容,口氣輕鬆地似乎眼前不是成堆的感染者而是路過的大群野兔。

  也總是在大家神經緊繃的時候淨說些無關緊要的小事或者從前發生過的糗事,往往滔滔不絕到自己忍不住要他閉嘴,但緊繃的神經也會在這時慢慢放鬆下來。

  不經意的,尼克發現自己的目光可以停留在艾利斯身上很長的時間。

  明明分心可能會招來無法挽回的悲劇,但尼克卻無法克制自己不去注意,以至於他幾乎總是在艾利斯遭遇特殊感染者的時候第一個衝上前去救他的人。

  「噢、謝啦兄弟,這些東西可真是夠噁心的。」艾利斯一邊解開還纏在身上屬於Smoker的舌頭,雖然語氣輕鬆,但神情仍有掩飾不住的疲憊,而方才冒著危險衝出電梯救人的自己也仍氣喘吁吁。

  「建議你休息趁現在,等等電梯門開了才是精采的開始。」笑著給艾利斯打氣,或許自己無法看著艾利斯失去精神的樣子。

  「喔~」看著透明電梯外成山成海的感染者,艾利斯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然後在電梯門開時,四個人緊貼著彼此拼命殺出血路。

 

  這次也依然成功到達安全屋,可以讓大家安心地補充彈藥食物並好好睡上一覺,不過洗澡倒是無法,有水喝就很不錯了。

 

  盯著燃燒的火堆,尼克難得的恍神起來,如果沒有這場世紀毀滅的災難,自己有可能會遇見艾利斯嗎?答案確實是否定的,不過居然開始思考正常但沒有艾利斯的日子與末日災難但有艾利斯的日子哪個比較想要,思及此尼克不禁搖了搖頭,就算苦難會讓人萌生感情,但如果是這種感情上帝的玩笑也未免開得太大一點。

  「喂!尼克,你還醒著嗎?」原本整個人縮在睡袋裡的艾利斯探出頭來,看著還坐在火堆旁的尼克才發覺自己問了個蠢問題。

  「嗯,你還不睡?」看著爬起身移動到自己旁邊的艾利斯,尼克有些無奈地問。到底是誰嚷嚷著說進到安全屋就要睡到天荒地老的。

  「睡不著,老擔心會有Tank衝進來,還有一些有的沒的聲音讓我有點神經緊張。」雖然對方的語氣完全沒有任何示弱的意思,也只是很單純的抱怨睡不著,但尼克就是有種看到被噩夢驚醒的小男孩拉著被單爬下床來找人陪的感覺。

 

  可惜現在沒有泰迪熊可以塞進對方懷裡,不然自己應該會真的這麼做。

 

  「你睡吧,我守著。」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艾利斯的頭,催促對方鑽進睡袋。

  「但是我真的睡不著。」小小抱怨著,但艾利斯還是乖乖鑽進睡袋裡,不過這次露出了一顆頭。

  「你就睡吧。」想也不想地把手蓋到艾利斯眼上,要對方乖乖閉上眼睛睡覺。

  「就說了我真的睡不著,你……」艾利斯準備抗議。
  「趕快睡。」不給任何反抗機會,尼克直接打斷對方。

  「好嘛,睡就睡……」艾利斯嘟噥著,乖乖地閉上眼睛。

  結果不一會就聽見艾利斯輕微的鼾聲。

  尼克有些無奈地搖搖頭,但心底明白比起無奈更多的卻是某種程度上的滿足。

  像現在這樣可以摸著艾利斯的頭讓他靠著自己睡,如果讓自己遇見心動的事物代價是世界末日未免太過奢侈。

  帶尼克就是無法克制讓自己心中的天秤往有艾利斯的日子偏去。

  雖然不知道明天有沒有希望,但是尼克發現自己期待那陽光的小夥子每天早上精神奕奕地和自己說早安的時刻。

  在艾利斯額上印下一吻,尼克才拉過自己的睡袋在艾利斯身邊鋪好。

 

  「晚安,艾利斯,明天見。」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印 的頭像
曜印

鳥窩中的狐狸

曜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