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間接接吻

「阿策阿策,你的飲料借我喝!」不等吳羽策做出回應,李軒抄起桌上的運動飲料就喝。

「等等,那是──」來不及阻止的吳羽策只能看對方對著嘴喝完後咂咂嘴。

「唉!大熱天就是要喝冰的才好,怎麼,我不介意喝你喝過的呀!」李軒看著吳羽策欲言又止的樣子感到不解。

「……你喝的是李迅的飲料。」吳羽策晃了晃手中的寶特瓶,並給了李軒致命一擊。

「順帶一提,他剛剛是對口的。」

「……」


2.戀人的蒐集癖

李軒有個奇怪的癖好,就是不管上哪去都一定要買張當地的明信片收著,如果當地有紀念章的話,那明信片的背後一定會蓋滿滿的紀念章。

「我照相技術不好,只好買張明信片證明到此一遊啦!」

吳羽策問起那厚厚一疊的明信片時,李軒如此回答。

「而且光說我,阿策你不也是到哪都拿旅遊簡介什麼的嗎?要那麼多幹嘛?」

「呵。」吳羽策一笑帶過,沒說出口的是,那些都是沒和李軒去過的地方,留個紀錄,以後一定要帶著對方一起走過那些土地。


3.交換身體

「喔喔阿策!這就是180的空氣嗎?我覺得世界都不一樣了!」李軒,噢不,現在是李軒的靈魂吳羽策的身體,總之正手舞足蹈著。

「179和180不是只差一公分?哪裡不一樣。」吳羽策用李軒的身體慢慢的爬起床,腰肢的酸軟和某個難以言喻的地方腫痛著,讓起床動作稍微頓了頓。

看來以後要再節制點呢。

扶著發酸的腰,「吳羽策」緩緩地走入洗手間。

4.永遠都不會分開唷!

「阿策你看,這樣我們以後就永遠都不會分開了唷!」

吳羽策微笑的看著李軒把同心鎖掛到滿是同樣鎖匙的牆上,變成滿滿心願牆面的其中一部份。

「嗯,以後你牌位想擺一起嗎?」

「欸?那得多久以後的事情啊?阿策別這麼悲觀嘛!」

不出所料,李軒下意識地迴避了這個問題。

「呵呵。」吳羽策輕輕地笑了笑。

如果以後你先走了,我會每天細心地擦拭你的牌位,然後算著日子等著再度相會。


5.垃圾堆中的熱戀

「李軒你小心點!」

「欸?唉呀!」

吳羽策伸手扯過站在一堆疊得不穩的箱子下的李軒,讓人勘勘閃過砸下來的箱子,一陣混亂過後雖然沒有人受傷,但兩人完全被掩埋在各種雜物和箱子堆裡。

「阿策你還好吧?」

「沒事……倒是你拿這麼多東西出來幹什麼?」

「不是說要一起住嗎……我只想先收拾點東西……還是我誤會了嗎?」

吳羽策愣了幾秒之後才想起李軒說得是前兩天,自己和對方提起想一起買房子的事,當時李軒只笑笑沒說什麼,原先自己還想大概自己太魯莽了對方才不予回應,沒想到李軒根本跳過思考,直接著手準備同居了嗎?

「欸我說阿策,你覺得該不該找間有書房的房子呀?不然一堆的周刊模型都不知道該……唔……」

未盡的話語消失在深吻之中,李軒閉上眼睛回吻,兩人顯然都不在意調情的地方是個宛若垃圾堆的房間。


6.我該如何命名

李軒看著損友們送來的各種新居落成的禮品,當中有塊漂亮的木製門牌,空白的地方可以自己題字,許多咖啡廳都愛用這種牌子在上面寫店名。

「在想什麼?」整理告一段落,吳羽策拍拍手上的灰塵,靠過來看李軒的情況,沒想到對方居然盯著一塊木板發呆。

「我在想該寫什麼名,你覺得寫李吳好還是軒策好呢?」若是拿來當成門牌自然是要放兩人名字,李軒完全不放棄在各種方面吃吃吳羽策豆腐。

「喔,這不就結了?」吳羽策翻出大麥克筆,大筆一揮工整秀麗的字跡出現在木牌上。

「……」盯著木牌上的字,李軒覺得自己心都碎了。

「做什麼這種表情?我覺得掛客廳旁給客人指路剛好。」

吳羽策拿著寫有『洗手間』三字的木牌,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掛到客廳旁的廁所門上。


7.追逐與獵殺的遊戲

再三分鐘……三分鐘後就安全了……

奔跑著穿過林間,李軒全力向前奔跑,意圖甩掉身後緊追不捨的追兵,但顯然對方不是省油的燈,最後李軒被逼進死路,只得轉身面對緊追不捨的獵手。

「阿策、別…拜託……」被逼至牆角的李軒看著持槍對準自己的吳羽策,眼神透露著哀戚。

「……」吳羽策凝視著李軒的雙眼不發一語,瞄準要害之後扣下板機,不帶絲毫猶豫。

碰!

鮮豔的紅色在李軒的胸口渲染開來,隨著槍響後,宣布計時結束的廣播也響起。

第X屆生存遊戲結束,紅隊勝利。

「阿策你好狠的心,就算有穿防彈衣,近距離被漆彈打到還是很痛啊!」李軒一邊脫下防彈衣和裝備,一邊和眼前的戀人抱怨。

「可惡,只差幾秒鐘的說……」惋惜地嘆了口氣,雖然生存遊戲好玩的是過程,輸贏並不影響興致,但吳羽策就這麼毫不猶豫地開槍還是讓李軒有點小介意。

吳羽策不發一語地盯著走在自己前方的李軒,汗濕的頭髮、緊身的迷彩服勾勒出柔韌的身體線條、因剛剛拉扯下裝備而露出的一節腰肢……

吳羽策無意識的嚥了口口水。

忍不住想像這樣穿著的李軒被手銬銬在床頭,無法併攏的雙腿被壓至胸口,因自己的動作而嗚咽著低吟的樣子。

「阿策?阿策?」飄遠的思緒因在眼前晃動的雙手而被拉回,一回神就看見李軒拿著兩瓶水,並把其中一瓶遞給自己。

「在想什麼?走神走得那麼嚴重。」看吳羽策終於回神,李軒忍不住好奇。

「沒什麼。」吳羽策扭開寶特瓶,補充流失的水份。

見吳羽策沒告訴自己的打算,李軒也不再追問。

「吶,我說阿策,如果剛剛那是來真的,你還會開槍嗎?」

想了想,李軒還是問出這假設性的問題。

「不會。」吳羽策斬釘截鐵的說。

「喔喔!果然阿策會捨不得我嘛!嘿嘿!」得到這答案之後李軒覺得心情愉悅,忍不住嘴上得瑟幾句。

「留你活口比較有趣。」

「欸?」李軒轉過頭看吳羽策,卻正好對上戀人那意義不明的笑容。

「阿策在說什麼啊哈哈!休息夠了我先去還裝備哈!」面對那樣的笑容,李軒打了個冷顫,決定先逃離對方那可以把自己身上戳出洞的視線。

或許買套迷彩服也不錯。

看著李軒幾乎可說是逃跑的背影,吳羽策在內心思考著。

當然李軒穿著迷彩服被吳羽策這樣這樣那樣那樣,是有點久之後的事情了。


8.恐懼的是你的離開

吳羽策拿著冠軍獎盃站在頒獎台上,大大的榮耀字樣閃耀著刺眼的光芒,李軒發現自己站在人群之中,被人潮不斷向後推擠,不論如何大聲呼喊、向講台上的人伸手,都沒有任何作用,只能被推力不斷地拉遠,直到眼前一片漆黑……

「阿軒!阿軒醒醒。」一雙溫暖的手把自己拉回現實,猛然睜開眼睛便看見吳羽策有些疲憊卻滿溢著擔心的雙眼。

「現在……幾點了?」聲音有些沙啞,李軒發現自己渾身是汗,呼吸也有些急促。

「……凌晨三點,惡夢?」吳羽策關心的問,並伸手拍拍李軒的背。

「嗯。」點了點頭,李軒爬下床到浴室去洗把臉,順便把濕掉的睡衣換下。

從剛剛的夢境中李軒體會到,比起沒有拿到冠軍什麼的,更讓他懼怕的是,吳羽策的身邊沒有李軒。


9.請吃

吳羽策面無表情地看著面前笑得一臉燦爛,還只穿著一件襯衫的李軒。

「coffee、 tea, or  me?」

「都。」吳羽策冷笑著接過李軒手上的餐盤,直接揪著人拖進臥室。

「欸欸阿策等等,這時候不是應該要問為什麼要做這種蠢事嗎欸欸欸──」

關門,落鎖,一氣呵成。

反正肯定是跟誰打賭輸了,用得著問嗎?


10.果然你的身體是最溫暖的

大冷天從外面回來的李軒,進屋後大衣一脫就撲到吳羽策身上,雙手往對方脖子上貼。

「啊!果然阿策的身體最溫暖了!」完全不在乎對方被自己凍得倒抽一口氣,李軒滿足的感嘆。

夜深人靜時,李軒趴伏在書桌前,腰肢被壓低,臀部卻被身後的人抬得老高,水聲和肉體撞擊聲讓李軒面紅耳赤,卻只能緊咬著唇,偶爾發出一點如幼獸般細小的哀鳴。

冷不防,溫熱的氣息貼近耳邊,煽情的吐出調戲的話語。

「果然,阿軒的身體是最溫暖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印 的頭像
曜印

鳥窩中的狐狸

曜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