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分別去愛每一個部分

吳羽策單膝跪在李軒面前,執起腳背落下一吻,接下來是小腿、大腿內側、腰間、胸口……

「唔……阿策……」李軒不安的扭動身體,雙眼被蒙起來之後讓他格外沒有安全感,想伸手去拉下布條又會被戀人制止,同時敏感點也會遭到唇舌蹂躪,快感和不安交雜在一起,讓李軒忍不住想逃開現狀。

「怎麼了?讓我好好愛惜你的每個部份不好嗎?」帶著笑意的嗓音讓李軒又忍不住瑟縮起來,看起來直想把自己埋進沙發藏好。

「阿策……你應該,不會在想、我要幾袋、才裝得完吧哈哈……」明明應該是頗曖昧催情的氣氛,偏偏李軒的腦袋就是不受控制的想起那個溫腥愛情故事。

「……」就算是吳羽策也花了點時間才搞懂李軒在說什麼,想通的瞬間臉也黑了一半。

都什麼情況居然給我想這個!

「嗯,要裝幾袋我不知道,但要做幾回我還是可以控制的,你想明天中午起床還是下午起床呢?」舌尖深入對方的耳廓中舔舐,滿意的看著情人顫抖了幾下。

「那個、阿策,有話好說──哈啊……」

告饒的話還沒說完就硬生生的轉成驚喘。

下次記得把讀空氣的技能點滿啊!


12.疼痛教學

「嘶──」剛做完整套的訓練,李軒伸了伸懶腰,不經意間碰到腰間的瘀青而倒抽了一口氣。

「隊長怎麼了嗎?」唐禮升轉過頭關心了一下自家隊長。

「沒事沒事,動作太大拉到筋了哈哈……」擺擺手讓隊員專心訓練,李軒站起身想去倒杯水,卻不經意地對上吳羽策的視線。

吳羽策的目光帶了些調侃的意味,李軒下意識繃緊了身體,憶起了昨晚堪稱粗暴的性愛。

吳羽策扣在自己腰間的手用力得留下深淺不一的瘀痕,進入的動作與平日相比無疑是粗暴的,自己伸手往前胡亂拉扯著床單,做出想逃離的姿態時又會被強勢的拖回來,然後被迫承受更激烈的撞擊。

「阿策……拜託、別……嗚……」張口只剩下討饒和破碎的呻吟,大腦的理智被燃燒殆盡,顧不得丟不丟臉以後會不會被調侃等問題,現在李軒只想逃出這場讓人窒息的歡愛漩渦。

「那以後還讓人隨便碰你的屁股嗎?嗯?」與身下激烈的運動相比,吳羽策的聲音出奇的冷靜,在質問的時候還順勢拍了兩下對方含著自己碩大的臀部,讓身下的人又是一陣顫抖。

不過就是某個想吃女學生豆腐的色狼,陰錯陽差地把狼爪伸到自己屁股上而已,明明摸錯人卻還要多抓幾下這點雖然有點怪,但都是男人這點虧也沒什麼啊……反正那傢伙也被移送法辦了,阿策你不至於生這麼大的氣吧!

雖然在心裡叨唸著,但在這種情況下李軒大氣也不敢喘一下,只能連連點頭答應。

「很好……但還是得做點什麼好讓你記住。」吳羽策滿意的撫摸李軒佈滿汗珠的背脊,像在安撫受驚嚇的小動物般,然後湊近李軒耳邊,輕聲地說:

「畢竟,不吃點苦頭你都不會當回事的,對吧?」

然後就有了今天腰都快直不起來的虛空隊長。

阿策究竟是幹嘛發那麼大火呢真是。

站在飲水間的李軒還是沒想通所以然。

直到中午李軒一邊吃飯一邊無聊的看新聞時,發現報導了昨天逮著色狼的事。

『xxx公車色狼昨日已經逮捕歸案,此人為累犯,屢次作案專挑年紀18~26左右的男子下手,不只襲擊臀部,有時也會伸出狼爪揉捏受害者生殖器……』

「噗──」新聞看到一半的虛空隊長不小心將口中的湯噴了出來,手忙腳亂地擦了擦嘴後驚恐地轉頭看向自己的副隊長,而對方在對上那雙充滿驚嚇情緒的雙眼之後,淡定的繼續吃自己的午餐。

看來沒自覺這回事還得多多教育啊。


13.如果你要殺死我/被害妄想

「欸欸阿策!最近不是很流行那個什麼如果神懲罰你喜愛的CP,給了他們一把槍,如果不殺死對方五分鐘後就毀滅世界這種題目嗎?」

「這什麼題目?誰給你這種無聊的東西。」聞言吳羽策放下手中的書,冷冷地看向李軒。

「唉唉那不是重點,如果阿策手裡有那把槍,會想殺我救世界嗎?」無視吳羽策周圍慢慢出現的低氣壓,李軒繼續不怕死的發問。

「……」

「欸、阿策我只是隨便問問,你也別想得太認真哈!」

說來也就是隨便問問而已,李軒沒有一定要聽到什麼正經的答案,但看吳羽策認真思索的樣子還是莫名被感染了情緒,跟著緊張起來。

「殺你。」數分鐘的沉默過後,在李軒以為吳羽策根本沒要回答時,這兩個字卻直直敲進李軒的耳膜。

唉呀阿策果然是大義滅親型呢,也是啦這世界有這麼多人不應該……

李軒習慣性的開始在腦中組織言語,想把這有點尷尬的場面連同胸口一些不明的情緒糊弄過去,卻在開口前吳羽策又說了一句。

「在世界倒數五分鐘之後。」

一句話楞是堵得李軒啞口無言,因為太了解那句話背後的涵義,搞得心跳不斷加速。

「阿策你什麼時候這麼偏激了,病了要看醫生別拖呀!」李軒痛心疾首。

「哼!」這回吳羽策沒再搭理李軒的垃圾話,低頭看自己的書去了。

若上天真要如此不公,我便要整個世界為你陪葬。


14.尋找藏在我身上的愛

「李軒……你在幹嘛?」吳羽策疑惑的看李軒不知在自己臉上忙活什麼,但又怕弄花臉上的妝,只好任李軒在自己臉上作文章。

「哎再一下下就好了,阿策忍忍嘿~」手穩穩的落下最後一筆,然後為對方把半邊的鬼面帶好。

「行了!這下阿策超帥的哈哈!」李軒滿意的大笑幾聲,結果還沒得瑟完就被別人拖走去幫忙別人整裝,只能說這次虛空特別搞的粉絲見面會,讓大家全部扮裝這企劃真心折騰。

目送作為整隊唯一有耐心學習整裝,且還能再有耐心幫別人整裝的李軒被拖走,吳羽策摘下那半邊鬼面照了鏡子。

在要戴面具的那半邊臉上塗抹那麼久,肯定有問題。

揭開面具後,那半邊臉上用眉筆淡淡地寫了個『軒』字。

這算是虛空隊長獨特的佔有慾嗎?

看著那淡淡的字跡,吳羽策撫著鏡子露出微笑。

結果這幕讓不遠處看到的小夥伴因驚嚇受到5000點的精神創傷(X)


15.飢餓

「阿策我好餓……拜託只要一點點就好了、讓我吃點東西好不?」

「醫生說你吃過藥後還要禁食一天,誰讓你亂吃東西。」無視餓得滿床打滾的李軒,吳羽策淡定的把手上的書又翻過一頁。

「阿策你好狠的心……」亂滾一通之後發現吳羽策沒要搭理自己的打算,李軒眨眨眼睛,一把抱住吳羽策的脖子,對著肩膀就啃下去。

「!──」雖然不痛,但仍讓毫無防備的吳羽策嚇了一跳。

「你幹嘛?!」

「嘿嘿誰讓阿策不讓我吃東西,我只好吃阿策啦!」李軒笑得燦爛。

「行。」吳羽策冷笑著,優雅地將書本收好放上床頭櫃,然後一把抓住看情況脫離掌控想開溜的李軒,然後一把拖回來。

想吃是吧?就讓你吃個夠。


16.完美戀人

從沒有誰天生是另一人的完美戀人,總必須要經過那麼段磨合、痛苦的時期,才能再度無畏的繼續肩並肩向前行。

然而不管對李軒還是吳羽策來說,與自己磨合成完美戀人的是對方,是最幸運不過的事。


17.至少讓我親手

『如果在職業生涯結束時仍不能親手捧個冠軍給你,那請至少讓我在退出舞台之後,親手牽著著你迎向接下來的每個日升日落。』

吳羽策看著手上從廢紙簍撿來,揉成一團的泛黃信紙,李軒的筆跡只有寥寥幾行,大概是想到什麼就寫,寫完就丟在抽屜深處,等最近收拾看到才想拿出來毀屍滅跡。

望著這張泛黃且被揉皺的信紙,吳羽策笑了笑,伸手把紙張再壓平一些後,默默放進自己的抽屜裡,上鎖。


18.無條件接受/無條件拒絕

「阿策阿策我叫你策策好不好?」

「我拒絕。」

「阿軒……放鬆點,不然我不能動。」

「……」

除了接受我有第二種選擇嗎?被壓趴在床上的李軒心中淚流滿面。


19.紅色藍色白色

紅色是身上的吻痕,藍色是戀人身上的背心,白色是有些刺眼的燈光……

「阿軒,走神了……想什麼?」一個大力的衝撞讓李軒飄渺的思緒乖乖回籠。

「唔、嗯……想、你。」李軒抱緊了吳羽策的肩膀,感受埋在體內的東西又脹大了幾分,接下來就又被火熱的情慾浪潮沖得一點理智都不剩。

當了這麼久戀人還不懂對方想聽什麼,那就真的是找死了。


20.看著我

雖然有點難為情,但意識到吳羽策盯著自己的視線時,只要不是做了虧心事,李軒都有那麼點高興。

嘿嘿,只要阿策的眼中一直都有我的存在,就覺得什麼關都過得去了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鳥窩中的狐狸

曜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