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永遠不說愛你


「阿策阿策我喜歡你。」


「我知道。」


「阿策都不回應的。」李軒把剛沖好的咖啡推到吳羽策面前,不怎麼認真的抱怨。


「你也從不說那三個字。」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溫度味道都是自己喜歡的。


「如果你想聽我就說,未免太沒價值了吧!」以往談到這個問題,李軒都會有些顧左右而言他,但這次卻意外的直白,讓吳羽策忍不住抬頭看了對方一眼。



從告白到現在,李軒說過很多次的『我喜歡你』,卻從沒說過『我愛你』,對此吳羽策也是半斤八兩,甚至連喜歡都甚少說出口。


「我知道。」看著因為難得直白一次而有些侷促不安的李軒,吳羽策乾脆把人拉過來,淺淺的在對方唇上印下一吻。


愛這種東西說出來似乎就會失去價值,不說又怕漲滿的情感傳遞不出去,或許他跟李軒在感情上都是一樣龜毛的人,所以,誰都不說那三個字。


但是沒關係,你說出來的、沒說出口的,我都懂。



22.那位先生的收藏講座


只要是吳羽策送的東西,李軒都會小心翼翼的收起來,甚至連信封袋都會留著摺得乾乾淨淨整整齊齊,按照年月日編排收好。


然後藏在自以為吳羽策不知道的地方。


至於吳羽策嗎......


他覺得,李軒整個人都是自己的收藏,沒什麼好糾結的。





23.快!快!快!


「阿軒,快!」吳羽策拉著李軒在大街上奔跑,在後面狂追著一群虛空戰隊的狂熱粉。


其實也就是兩人一起上街買個東西,結果李軒的墨鏡被路人不小心碰掉,就這麼被認出來。


接下來就上演末日Z戰的你追我跑......好吧,用喪屍來形容粉絲實在很失禮,但李軒想不出更好的畫面來形容。


「再快點,前面左拐。」高速奔跑這麼久,對一直蹲在室內的宅宅來說體力已經快到達極限,李軒幾乎是被吳羽策拖著跑了。


撐著所剩不多的體力拐了個彎,李軒腳步才稍微緩下來就被吳羽策拉進暗巷內。


「甩、甩掉了?」就算上氣不接下氣,李軒還是沒忘了壓低音量,還硬是深吸幾口氣盡量壓低喘氣的音量。


「上一個街口就甩掉了。」待呼吸平復一些後,吳羽策像是在說天氣很好一樣,平淡的說出欺負人的事實。


「那你幹嘛要......」


「只是覺得,拉著你跑的感覺不錯。」


「......」看著吳羽策認真的眼神,李軒不知道自己是該生氣呢還是該害羞呢,糾結的整個人都不好了。




24.你的味道是?



在參加訪問節目的時候,為了效果主持人隨機抽了觀眾起來發問,什麼問題都行,只要不涉及戰隊隱私,李軒都必須回答。


而這回被抽中的是個女粉絲,一開口就問『請問覺得您的副隊長是什麼味道呢?』這乍聽之下十分曖昧的問題。


「你問阿策的味道啊......」


然而李軒卻沒有表現出任何尷尬,反而出現沉思的表情。


台下的眾人屏氣凝神,等待虛空隊長的答案。


「這個......硬要說的話像海風吧,很清爽的感覺。」


「居然連副隊長的味道都答得出來,看來想要當戰隊隊長還真不簡單啊!」主持人隨意的調侃了下,李軒也好脾氣的笑了笑。


「這不是靠得近嘛,久了就記起來啦!」這回應引起了台下女粉絲大聲的尖叫。


大概是這回節目反饋最驚人的一次了。


門把轉動的聲音響起,吳羽策關掉結束直播的視頻,轉頭就看見李軒拿著袋宵夜進來,雖然看起來有些疲倦,但仍然打起精神對自己露出笑容。


「這次節目拖得有些晚,帶了點吃的回來,一起吃?」


「明天放假。」吳羽策接過對方手中的袋子放到桌上,沒頭沒尾的說了句。


「是啊,明天不訓練......阿策怎麼了嗎?」李軒有些疑惑為何對方突然這麼說,下一秒就被拉入吳羽策懷裡。


「......」吳羽策沒有回答,只是低頭埋在李軒的頸窩,吐息弄得李軒癢癢的,但難得戀人露出這種撒嬌的姿態,李軒便不急著拉開距離,就著這姿勢輕輕拍著吳羽策的背。


溫馨的氣氛持續到吳羽策吻上李軒的那刻為止,接下來房間內屬於戀人的曖昧溫度隨著深吻迅速高漲起來。


「讓我也複習一下吧,你的味道。」雙唇分開之際,李軒聽到吳羽策如此說。




25.我生君未生,我生君已老


「阿策阿策,我覺得我們沒有錯過真是太好了,那什麼我生君未生,我生君已老這種事沒發生在我們身上。」李軒看著螢幕,不知想到什麼,轉過頭對著吳羽策就是這麼沒頭沒尾的一句。


「嗯。」早就習慣李軒在自己面前會有想到什麼說什麼的情況,吳羽策也沒什麼反應,應了 聲表達自己有聽見。


「但是想想如果阿策5歲,啊不,10歲的樣子應該軟軟的吧!」李軒比畫大概10歲小孩的高度,憑空想像著。


「那等到我能打比賽的時候,你早就退役了吧。」聞言,吳羽策瞅了李軒一眼。


「那種事我不接受。」吳羽策強硬的語氣成功讓李軒閉上嘴,還順便紅了臉。




26.填充傾注滿滿溢出的我的愛情



其實李軒會做很多吳羽策意料之外的事來逗他開心。


雖然那些事情多半都讓他不知道是驚喜還是驚嚇,但好歹『驚』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就像現在,小廚房有點混亂有點擁擠,李軒正忙著收拾剩下的材料和把失敗品毀屍滅跡,但大概是算錯吳羽策回來的時間,被突然出現在廚房的人嚇得不輕,叼在口中成相頗失敗的餅乾差點就這麼掉下來。



「在做什麼呢?」環顧一下混亂又不太亂的廚房,吳羽策挑了挑眉等李軒從實招來。


「這、我......不就阿策你上次說買不到不甜的手工格子餅乾很可惜,我就想說試著做做看嘛!」

李軒掙扎了一下還是從實招來,拿出還沒完全包好的餅乾放到吳羽策面前。


「不過我做成功的就只有這些,剩下的都焦掉了哈哈......」李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吳羽策拿起一片餅乾放進嘴裡,奶油的香味、適中的硬度和剛出爐的溫暖有著完美的搭配,重點是不太甜,雖然切得不太平整導致賣相不像專業店家的那麼好看,但整體來說算是很不錯了。


很好,這次是驚喜。


又吃了片餅乾,吳羽策無意識的勾起笑容。


想想李軒為了自己的一句話縮在廚房裡整個下午,就覺得心中被柔軟的感情充得滿滿暖暖。


看吳羽策笑了,李軒也鬆了口氣,看來餅乾算是成功。


「阿策你慢慢吃哈,我收一下廚房嘿!」把剛煮好的咖啡推到吳羽策面前,李軒又轉身去收拾廚房。


這次成功給阿策驚喜了,嘿嘿!


吳羽策感到開心這件事,讓李軒覺得胸口暖暖的,心情愉快的像是在暖陽下飛翔。


滿滿的,像是要溢出來般的喜歡和愛情。



***


當天晚上的寢室裡,李軒緊緊擁著吳羽策的肩膀,雙腿大開纏在對方腰間,承受侵略和律動時發出壓抑的低吟或悶哼。



「讓我填滿你吧,阿軒。」吳羽策的聲音因情慾而有些沙啞,卻更加有誘惑力,李軒被激得下意識繃緊雙腿和臀部。


「嗯......?啊哈──」在吳羽策又抵著自己的敏感點磨蹭時,李軒才想起來,這次阿策進來是沒戴套的......






對不起就是覺得寫這題好像還是要來個R18




27.明明我是如此的愛你


「阿策......真的不可以嗎?」抱著手上的紙箱,李軒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看著吳羽策。


「不行,我沒理由接受。」吳羽策挑了挑眉,沒打算妥協。


「就一個晚上,一個晚......」李軒不死心的遊說。


「我說了不行。」


「嗚嗚阿策……外面很冷的……」


「不行。」


知道再問下去吳羽策真的會生氣,李軒只得抱著紙箱走出去,開門前還回頭深深的看了吳羽策一眼。


「阿策不肯......你說怎麼辦呢?」抱著紙箱的李軒坐在兩人住處的玄關,隔著一層紗門,吳羽策還是可以聽清李軒的話。


「最愛你的人是我~你怎麼捨得我難過~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這會還隔著門唱起歌來了,聽著歌詞還挺應景的,吳羽策覺得又氣又好笑。


還有深深的無奈感。


「就一晚。」拉開門,吳羽策揉了揉額角,真不知道是因為怕李軒繼續唱下去隔壁鄰居會抗議,還是怕外面太冷他再不進門會感冒。


好吧,還有點小心軟。


「太好了阿策答應了,快點謝謝阿策呀小傢伙。」李軒立刻開心的抱著箱子鑽進門。


「喵嗚~」或許是被李軒的開心感染,一直縮在箱子裡的小貓終於叫了一聲。


「但他不准睡床上。」


「唔、好......」伸手摸摸小貓的頭,雖然很想抱著這隻軟呼呼的小傢伙睡,但還是不要得寸進尺的好,況且也不知道小貓的毛乾不乾淨,弄髒床鋪阿策會很不開心的。


看著李軒一會沉思一會掙扎,吳羽策終於笑出來,仿效李軒摸小貓的動作摸了摸李軒的頭。


「看他是有項圈的,明天再幫他找主人吧。」說著一邊接過箱子,小貓在吃過飯後很快就在吳羽策鋪好的軟墊上睡著。


「阿策,如果找不到他的主人,我們......」背靠著吳羽策的胸口,明明夜已經很深了,李軒卻還沒什麼睡意。


「會找到的。」打斷李軒的話,吳羽策把人摟緊了些又放開,李軒翻了個身面對吳羽策,讓對方把自己拉進懷裡,輕輕拍背。


被戀人溫和的安撫後,李軒終於感受到濃濃的倦意,很快地進入夢鄉。


結果沒幾天小貓的主人就找到了,把小貓送走的時候李軒還是有點捨不得。


「找到主人不是很好?況且我們其實沒時間照顧小動物。」吳羽策戳了戳在沙發縮成一團球的李軒。


「是沒錯啦......」拉長的聲音一聽就知道還在介意。


「而且我暫時不想讓其他生命介入我們兩個之間。」手撐在沙發兩邊,額頭抵著額頭,吳羽策低聲說話時的氣息幾乎灑在李軒的唇上。

「......」李軒沉默一下之後,輕輕吻上近在咫尺的唇。


吳羽策沉下身加深這個吻。


嗯,肯回應自己,看來是釋懷了。



28.你的愛人


收到國家隊的邀請時,李軒一方面很開心,一方面又覺得有點尷尬。


一邊收拾行李一邊偷瞄坐在電腦前的吳羽策,李軒很想走過去抱住他說點什麼。


但又覺得說什麼都不對。


只能任由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


在李軒覺得受不了一定得說些什麼的時候,吳羽策突然拔下耳機,轉頭看向李軒。


「去屋頂。」


欸?


在李軒還沒反應過來時,人就已經被吳羽策帶上屋頂,夜晚的空氣讓剛剛一直高速運轉的腦袋降了降溫。


「我想,有些事情說清楚會比較好。」吳羽策認真的直視李軒的雙眼,讓李軒瞬間把什麼〝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這種亂七八糟的想法丟到九霄雲外去。


「做為選手,我確實在意沒有入選國家隊。」聽到這句話李軒的眼神暗了暗,握緊了雙手沒有接話。


「做為虛空的副隊,我很高興隊長入選國家隊,做為吳羽策......」話到這裡頓了一下,吳羽策刻意等李軒抬頭與自己對視才說下去。


「我很驕傲,你拿到了進入國家隊的資格。」


「......」看著吳羽策認真的眼神,李軒覺得自己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鼻頭也有些酸酸的,連忙深吸幾口氣。


「阿策......」想說聲謝謝,想說聲有你真好,但話到了嘴邊卻又說不出來。


「加油,拿個世界冠軍回來。」往前踏了幾步,把人攬過來壓到自己胸口,感受到對方輕輕點了點頭。


吳羽策覺得心情就像今晚的夜空一樣,無風無雨。


不必擔心太多,我是,你的戀人啊。


「如果我沒拿到怎麼辦?阿策會把我從這裡丟下去嗎?」結果溫馨的氣氛還沒持續多久,李軒破壞氣氛滿點的被動技就發動了。


好吧,就算是你的戀人,有些時候也無法完全包容的。


吳羽策面無表情,抬手對著李軒的頭毫不留情的敲下去。





29.藏起來的證據


「李軒,你說說看這是什麼?」


在桌上攤開滿滿的各個國家的旅遊資訊,各種自由行安排、旅店、路線規劃,上至各種旅遊勝地安排下至需備雜物時差調整,各種準備好不詳盡,連預訂機票的時間都列了個表單出來。


「呃、這個.....就想試著學習規劃......」看到這疊文件被翻出來,李軒心臟噗通噗通跳個不停,慘了被阿策發現了我還沒準備好啊──心中的小李軒抱著頭尖叫。


「平常戰隊的事情忙不夠?還是你打算以後轉戰旅遊業?」看著李軒目光游移似乎不打算實話實說,吳羽策繼續翻看。


「而且,好像都是同性可以結婚的地方啊?說實話,抗拒從嚴。」

「那坦白呢?」

「饒你不死。」


李軒又瑟縮了一下,沉默了一會之後終於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阿策,嫁給我吧!」

「......?!」想過各種可能性就是沒想到李軒開口會是這句,就算是吳羽策也震驚了。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回神之後,吳羽策第一件事情就是確認李軒的精神狀態。


「我,我本來是想等全部都準備好再說的,戒指我已經訂了只是還沒到,旅遊計劃是......是、蜜月旅行的計劃......」看著自家副隊似笑非笑的表情,李軒剛剛的氣勢不知縮哪去,頭都慢慢低下來了。


果然太魯莽了求婚多大的事啊......這自己一緊張就全說了怎麼辦怎麼辦。


李軒內心的小李軒開始去撞枕頭了。


「我說,你難道就不怕我不答應?」看李軒七上八下的樣子,吳羽策有點想摸摸對方的頭。


「嘿嘿,一開始怕,現在看阿策的反應就不怕了。」聽吳羽策問出這句,李軒笑彎了眉眼。


「好吧,這事晚點再來談,這些資料不像你一個人找齊,誰幫你的?」


「這......」沒想到吳羽策話鋒一轉,打得李軒措手不及。


「新傑有提供一些想法跟規劃......」


「是嗎。」吳羽策聽了沒說什麼,只是平常普通的收拾桌面,關關門窗,檢查門鎖。


看吳羽策沒有要多談,李軒也開始幫著整理東西。


『或許阿策也需要時間思考一下吧!』李軒這麼想著。


後來,事實證明李軒想的沒錯,但其他的用意他並沒猜到。


「寧可和別人討論旅行,也不找我這個當事人一起規劃嗯?」吳羽策把毫無防備的李軒整個人壓到沙發上,抽了皮帶把對方的雙手綁在身後。


「欸欸?阿策我以為你會比較介意我說『嫁給我』?」


「......」



說好的讀空氣技能呢?李軒大大!



30.你是誰?

「早安......咦?阿策?!」李軒發現把自己弄醒的不是吳羽策而是隻特大號的黑貓,嚇得整個人都驚跳起來。


雖然李軒的動作如此之大,黑貓並沒有像一般貓咪那樣齜牙咧嘴示威或乾脆跑掉,而是坐到一旁用鄙視的目光看著李軒。


天吶!這如此熟悉的眼神和反應......


「阿策你變成貓了嗎!天啊好帥!」李軒立刻湊上前極近的看著黑貓,結果被黑貓嫌棄的一掌拍到臉上。


「呃,不,我是說你怎麼變成這樣?」被拍了一掌後李軒立刻乖了,正襟危坐地對著貓咪嚴肅說話。


黑貓起身走掉。


「欸欸阿策你要去哪?等一下啊!」李軒連忙跟上去,也沒細想為何房門大開。


「阿策等等啊!」因為下床太急被棉被絆了下,導致李軒整個人幾乎是滾到黑貓旁。


然後黑貓又是個看智障的眼神。


「李軒你叫我?」吳羽策拿著一袋明顯是早餐的食物打開玄關的門,一進門就聽到模糊的『阿策#$%&@#』於是很自然而然的過來看看情況。


然後就看到李軒趴在地上和一隻來路不明的黑貓對看,很明顯後者的眼神相當鄙視。


「欸欸阿策你沒事,那、那你是誰?!」李軒驚恐地看著吳羽策本尊,然後抖著手指指黑貓。


黑貓的眼神從鄙視變成同情。


「......」從短短的一句話中,吳羽策立刻GET所有李軒的內心活動。


面無表情的走到李軒旁邊,放手讓袋子裡的瓶瓶罐罐砸到李軒頭上。


有腦子不用,以後也不需要了。


至於黑貓,則在李軒慘叫著阿策不要會很痛的時候,就從一旁大開的窗戶跳出去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鳥窩中的狐狸

曜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