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已經到了能穿透窗簾的程度,這也代表已經到了大多數人起床的時間。

  不過聖女之子對於戰士們的私人作息並不干涉,除非有需要指派的任務,這也就等於除非有任務要執行,否則愛睡到自然醒也行。

 

  或許這就是那位黑王子殿下比起現世更加喜歡這裡的原因。

 

  當然,宅邸內大多數人還是傾向維持正常作息,以免突然被指派任務措手不及,而導致戰鬥情形不樂觀。

  但相對的,沒有任務的時候也很輕鬆便是。

  反正取回記憶重回現世是條漫長的路,有沒有終點也不知道,不如好好享受現在的日子。

  以上出自宅邸內最早到來的戰士黑王子的論調。他也非常貫徹始終的言行如一,每天睡足十二小時之類的。

  好吧這些可能都不重要,據大小姐的說法是前期的區域都靠著黑王子一人撐下來,現在宅邸的戰力相當充足了,讓元老戰士好好休息沒什麼不對。

 

  那絕對是私心。

 

  打了個呵欠,庫勒尼西微微睜開眼睛,認真的考慮了一下是要起床還是繼續睡,不過一想到今天沒有要執行的任務,便很直接的翻了個身,捲起棉被擋掉光線。沒辦法,昨晚看書看太晚,現在覺得相當疲憊。

  「起床了,小少爺。」在意識矇矓的時候,有個嗓音溫和的叫自己起床。

  「梅倫?」睜開眼睛,看清楚來人之後,庫勒尼西把自己縮進棉被裡,完全就是只想賴床的樣子。

  「怎麼了?我的小少爺。」見狀,梅倫只是笑一笑,輕輕將棉被拉開。

  「唔……」最後的防線失守,庫勒尼西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睜開眼睛,而進入視線中的梅倫則掛著燦爛的笑容。

  「該起床吃早餐了,尼西。」在梅倫溫和的催促下,庫勒尼西還是乖乖爬下床,進浴室進行晨間梳洗,從浴室出來之後,早餐已經靜靜的在托盤上,陽光透過拉開的窗簾灑進房間,讓整個室內充滿著溫暖的味道。

 

  不過梅倫已經離開了。

 

  「梅倫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喃喃自語著,庫勒尼西實在不明白梅倫那燦爛到有些詭異的笑容到底是想表達什麼。

 

***

 

  梅倫其實很少作夢。

 

  比起真正的睡眠,應該說於身體沉睡的時候讓意識返回炎之聖女身邊辦事或者前往引領死者的交會點,處理那些事務的機會還多一點,反正睡眠之於他並不是那麼重要的事。

  不過在聖女應允要求,讓他來到宅邸加入戰鬥之後,真正睡著的次數越來越多,究竟是因為戰鬥是讓人疲倦的事,還是加入宅邸之後事務變得繁多所導致?梅倫自己也沒個定論。

 

  躺在床上睜著眼睛,梅倫難得的發呆了會,腦中冷不防竄進了一段對話。

 

  「不過,梅倫這樣子應該更接近人了吧?」那個小少爺在自己無意間透露這件事時,從書本中抬起頭來看向自己,並這麼說,而那頭有著三對眼睛的幻獸則瞇著眼打量自己。

  「比起來梅倫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不然真擔心你會不會睡到叫不醒呢!」聽到這裡梅倫不禁苦笑一下,自己並沒有一睡不起的習慣……應該說有這個習慣的,宅邸還除了那位殿下之外真找不到第二個。

  不過那位殿下也有分靜態的睡眠與動態的……咳!那是別人的私事了。

 

  「如果在下醒不過來的話,尼西要把在下吻醒嗎?像公主吻醒王子那樣。」轉個念頭,笑著這麼問準備把自己埋回書堆裡的秀氣少年。

  「並不會,要也是讓深淵去。」無視於自己的幻獸在聽聞之後於背後翻騰的吵鬧,少年回答的面不改色,而幻獸在抗議無效之後,轉過頭用力的瞪了自己一眼。

  「唉呀!這樣真是令在下受傷。」哀傷的語氣配上燦爛的笑容,果然成功引來少年的白眼。嗯!賞人白眼的小少爺也很可愛。

  「好好的休息不就可以按時醒過來了嗎?況且童話故事是王子吻醒公主吧!」沒注意到自己的語句似乎承認了之於對方,自己是公主這件事情,少年回答得理所當然。

  「啊!在下說的並不是童話……」拉長了尾音,刻意湊到少年耳邊,壓低聲音小聲的說。

  「不過在下並不介意每天早上把我的小少爺吻醒。」

  「梅倫!」少年果然拔高了音調,然後把書本橫在兩人靠極近的面頰之間。

  「呵呵。」笑著將距離拉回正常範圍,順手把堆得有些雜亂的書排整齊。

  「在下還有事情要辦,先告辭了。」刻意很誇張的摘下帽子行了紳士禮,並走向門邊。

  「請趕快處理你的事情慢走不送。」少年將臉埋回書本後方,但還是可以看到透紅的耳根,這讓自己忍不住嘴角上揚。

  「對了,下次再失眠的話,在下並不介意親愛的小少爺來找在下一起睡喔!」打開厚重的木門,自己重新戴上禮帽,轉頭朝看向自己的少年露出燦爛笑容。

  「……你快點出去!」

  忍不住笑出聲,在少年真的把手中厚實的精裝書丟過來之前,自己先一步關上了房門。

  該怎麼說呢?在思緒有些繁亂的時候,跟小少爺聊聊天果然是很有用的。至少自己的心情確實好了起來。

  閉起眼睛,決定好好的睡一覺,畢竟精神疲憊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至於會真的睡著還是如何,就順其自然吧。

  不過在梅倫真正睡著之前,有股淡雅卻奇特的香味在房裡飄散開來,不過已經接近睡著的梅倫並沒有起身檢查,而是就這樣沉沉睡去。

 

***

 

  應該是所有人都在沉睡的時候,整棟宅邸非常的安靜,像是能聽到燭火跳動的聲音般,但梅倫卻聽到自己房門的門把傳來被轉動的聲音。

  『這麼晚了,會是誰?』帶著疑惑,梅倫立刻坐起身想點亮燈光,門卻被推開了。

  『門沒有上鎖嗎?』梅倫不禁愣了一下,照理說自己應該不會忘記這種習慣才是,但還來不及細細深究究竟是自己忘了鎖門還是對方會開鎖這個問題,下一秒踏進房裡的人便讓梅倫驚訝地忘記這個問題。

  「尼西?」喚了來人的名字,少年只披著一件單薄的睡袍,掛著淡淡的微笑看著梅倫,但那笑容似乎和平日有些不同,卻又說不出是哪裡不一樣。

  「我可以進來嗎?」雖然是這麼問,但少年卻已經將門關上,落鎖。

  「當然可以。」微笑著回答對方的問題,梅倫細細地觀察眼前的少年,想找出那份奇妙的違和感究竟是從哪來的,雖然掛著和平日無異的笑容,氣質卻完全相異。

  若說平常是平靜無波的深山湖泊,那麼現在則是深不見底,變幻莫測的海洋。

  「我想也是,你說過睡不著可以找你。」掛著微笑,少年走近梅倫,伸手攬住對方的脖頸,整個人貼了上去,兩人之間靠的極近,梅倫甚至可以聞到少年身上若有似無的淡淡書香。

  「尼西、唔!」正有些意外對方的舉動,但下一秒主動貼上的唇,阻止了提問。

  起先只是唇與唇的觸碰,然後少年以舌尖勾勒對方的唇形,而後探入對方口中,主動煽情的糾纏起來。

 

  這還是第一次,梅倫發現自己處於被動的情勢。

 

  在吻進展得越來越激烈的同時,少年將梅倫胸前的襯衫釦子一顆一顆的解開,然後將對方慢慢往床邊推,直到讓對方倒在床上,而自己跨坐在對方身上之後,才結束這個漫長又激烈的吻。

  「怎麼了?我的小少爺。」微微喘著氣,但梅倫仍露出頗有餘裕的笑容,看著跨坐在自己身上,同樣喘著氣的庫勒尼西。

  「失眠的時間很無趣,所以來找梅倫做些不一樣的有趣事情。」笑著回答問題,少年將本就被脫了一半的襯衫往上拉,剛好漂亮的纏住梅倫的雙手。

  「所以在下可以期待小少爺的下一步了?」雖然是看起來有些危險的情況,梅倫仍然不覺得有什麼需要擔心的,只是在心裡思考,這樣的庫勒尼西,感覺上好像某個時期……。

  「意思是不管做什麼都可以囉?我親愛的魔術師。」聞言,庫勒尼西露出燦爛的笑容,帶著魔魅般的氣息,彷若所有的一切都將在那個少年的笑容之後,飛灰湮滅。

  少年俯下身直視著梅倫的雙眼,梅倫這才發現,原本應該是淡色的雙眸,在此刻卻是豔紅如火般的顏色,眼前的庫勒尼西不是平常溫和有禮卻有些害羞的小少爺,而是讓人不禁聯想到那座令人聞風喪膽的魔都,那個住在羅占布爾克的少年。

  在世界崩毀之時展開最炫麗的花朵,然後於日出之時消失無蹤的,那個少年。

  「有那麼令人著迷嗎?我的眼睛。」看著梅倫望著自己的眼睛出神,庫勒尼西的問句帶著滿滿的笑意。

  「令人著迷的不只是眼睛。」詞語之中有著飽含讚美的嘆息。

  「還有其他地方嗎?魔術師先生。」邊詢問著,一邊慢慢地讓身上的睡袍順著背脊滑落到手肘上,裸露出引人遐想的部分。

  「……」微笑了一下,梅倫沒有答話,只是將手從沒有纏緊的襯衫中抽出來並坐起身,將少年緊緊地擁進懷裡,然後吻上。

  或許此刻想說些什麼,但也什麼都無須明說,感情藉由肢體表達出來,反而更能夠貼近彼此。

  伸手撫過少年的面頰,吻上脖頸然後往下滑過胸口、腰間,探索著每一個能夠碰觸到的地方、印下親吻。

  渴求對方是心中被壓抑最深的衝動,想更深的接觸對方的每一吋肌膚、每一寸靈魂,所有屬於對方的一切。

 

  若是能這樣變成自己的就好了。

 

 

  然而在屬於晨間的光芒灑進房間時,身旁的位置卻是是空空如也,床單整齊的沒有一絲皺褶,甚至連一點溫度都沒留下。

 

  先是感到短暫的驚愕,而後是失落而沉重的空虛,梅倫從床上坐起身,卻發現襯衫好好地穿在身上,衣物整整齊齊,頂多就是因睡眠而產生些皺褶,整個房間相當乾淨整齊,完全不像是經歷了昨晚那樣的……

  瞇起眼睛想仔細回想昨晚,卻發現只有模糊的畫面和一些觸覺印象,剩下的細節卻怎樣也記不清,唯一清晰留著的是悶火燒過般的燥熱。

  用手掩住雙眼幾秒鐘讓思路清晰,然後下床進浴室沖冷水,然後在梳洗好之後套上平日所穿,剪裁合身的燕尾服從容的推開房門。

  雖然應該和自己所想相差無幾,不過還是去確認看看比較順心。

 

  然而在踏出房門之後先見到的卻是一臉睡眠不足的同事布勞。

  「早安,布勞。」很自然地微笑道早安。

  「是梅倫啊……早安。」畢竟是同事,所以就算自己成了戰士,布勞也不會刻意加上先生兩字,那樣太過突兀且生疏。

  「昨晚睡不好?你臉色很糟。」很客觀的點出了所見的事實,而布勞則尷尬的笑了笑。

  「是啊!我得趕快去廚房準備早餐了。」沒有多加攀談,忙碌的管家便踩著匆忙卻有些踉蹌的腳步消失在走廊彼端。

  既然對方都離開了,自己便朝著上樓方向的樓梯走去,上了樓,穿過長廊來到那扇門前輕輕將門推開,如自己所預料的一樣,那個少年沒有將房門上鎖的習慣。

  門內的房間一如以往的有些雜亂,卻很乾淨,主要的雜亂感是來自於書籍的堆放,而那個少年則安靜的側身窩在棉被堆裡沉沉的睡著。

  很乾脆地坐到床沿,靜靜的看著對方翻了個身,面向自己,以男性來說算是相當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看來是快醒了。

  「起床了,小少爺。」於是輕聲的喚醒對方。

  「梅倫?」緩緩張開眼睛,迷濛的淡色眼睛與自己對視之後,少年選擇鑽進棉被堆裡拒絕起床,那模樣完全就是賴床的小孩子。

  「怎麼了?我的小少爺。」見狀,忍不住輕輕地笑起來,小少爺果然就是小少爺。

  「唔……」在自己把棉被拉開之後,少年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睜開眼睛看向自己,眼神之中帶了點撒嬌般的埋怨。

  「該起床吃早餐了,尼西。」然後在自己的催促之下,少年才慢慢的爬下床走進浴室梳洗,而自己則在那段時間中下樓幫對方拿了早餐。

  將托盤放在整理好的桌面上,看向浴室中的人影,嘴角勾起了微笑。

 

  是啊,那樣的事情,還不急,或許自己應該再多一點耐心。

 

  帶著微笑將房間內的窗簾拉開,陽光現在正是舒適又不會讓人覺得刺眼的程度,側耳聽了下浴室內的動靜,看來應該是梳洗完畢了。

  走到門邊,回頭看了眼讓陽光灑進的空間,笑著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音量說:

  『再多給你一點時間吧!我的小少爺。』

 

  然後轉身離開那個被明亮填滿的房間。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印 的頭像
曜印

鳥窩中的狐狸

曜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