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conception    

 

 

*現代設定

*CP為布列依斯x庫勒尼西

*隱CP梅倫王子有

 

 

  布列依斯現在的心情不太好,正確地來說是糟透了。

  看著圍繞在自己身旁不斷獻殷勤的女性,雖然身材都凹凸有致,相貌也都相當漂亮,但是,現下自己只想回家陪可能正在等門的妹妹。

  轉頭瞪向梅倫,說什麼要一起慶祝公司成功贏得大筆訂單而把自己和同組的古魯瓦爾多拖來這個他保證『健康』的交際場合。

  說是要一起大肆慶祝,但這個地方怎麼看都比較像是牛郎店的一種,裡面的服務人員不論男女都有,也包含各種類型,不論是可愛的、清純的或者成熟冶豔的,每個人都會有自己比較偏愛的,而且男女不拘。

  不過這些都不是布列依斯真正介意的地方,他尊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也尊重來這種場合排解寂寞的人,但是讓他真正不滿的是把自己拖來然後就一直抓著古魯瓦爾多不放的梅倫,其實自己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梅倫對那個看來總是在睡的同事抱持什麼樣的心思,也不介意,介意的是他看準把自己抓來古魯瓦爾多就一定會到這點,然後讓自己非得應付不太習慣也不喜歡的社交場合。

  從進來開始梅倫就隨意指名了兩位可能和他有些熟悉的漂亮女性,不過因為梅倫一直把重心放在古魯瓦爾多身上,而自己又不搭理她們,所以很快就跑到別桌去了,而後來服務台再派過來的不論男女自己都沒有興趣。

  不是說他們沒有魅力,而是現下自己比較在意妹妹的事情,與其在這裡待著被梅倫拿來當擋那些服務小姐的擋箭牌還不如回家陪梅莉亞寫功課,隨著時間越來越晚,布列依斯的心情就越來越煩躁,對服務人員的態度就越來越不友善,渾身散發出『別來煩我』這種警告訊息。

  而服務員們也個個都有些怕被櫃台負責人員指派到那桌去,畢竟誰都不想應付一個第一次來還心情很糟的客人,別說要開什麼比較名貴的酒了,會不會被罵都是問題。

  然而服務人員這樣小心翼翼的態度又更增加了布列依斯的不悅,正當煩躁的感覺已經堆積到他想要一走了之的時候,一個聲音在他身後突兀的響起。

  「請問可以坐這嗎?」那是一個相當柔和好聽的聲音,只聽一次還有些無法分辨是男是女,順著聲音方向抬頭,看到的是一個留著褐色長髮的男性,長相非常陰柔卻十分好看,且身上所散發的獨特氣質似乎將煩躁的氣氛中和掉,讓整體氛圍和緩下來。

  「嗯。」點點頭表示自己同意,瞄了眼還緊抓著古魯瓦爾多不放的梅倫,布列依斯在心裡嘆了口氣,如果真的硬要提早離席的話應該真的不太禮貌,若是眼前這個人可以讓氣氛稍微輕鬆一點的話,這惱人的時間應該就還不是太難以忍受。

  受到這個想法的驅使,布列依斯認真地打量起坐在自己面前笑得一臉溫和有禮的男性。

  而對方也沒有做任何動作或開口說話,只是微笑著為自己和他倒了杯水,然後靜靜等待自己開口。

  這是自己所喜歡的態度,布列依斯再次仔細觀察起男子的外貌,相貌陰柔得其實快不像男性了,只是因為穿著西裝所以讓自己能夠下意識地將他區分成男性,如果今天穿的是中性一點的服裝,可能就會遲疑了,再加上好聽的聲音與良好有禮的行為舉止,讓他的正面印象可說是幾乎滿分。

  「我以為你會先介紹自己。」布列依斯開口,對面這位看起來年齡剛搆上青年的男子著實讓自己感到有點興趣。

  「因為您還沒開口問。」男子只是笑了笑,沒多說些什麼。

  「那麼請你自我介紹。」不知不覺拿出面試新人的語氣,布列依斯想看看對方會有什麼反應。

  「庫勒尼西。」而對方也真的就只給了自己的名字而已。

  「不說點什麼嗎?」一般來說在這種地方工作應該要很努力地跟客人聊天以博取喜愛才是,但眼前自稱庫勒尼西的男子卻反而惜字如金,這讓自己的興趣更高了一點。

  「布列依斯先生如果您有人在等的話,還是先跟您的朋友說一聲比較好喔?」聞言布列依斯一愣,不過想想名字可能問櫃台就知道了,畢竟梅倫有介紹到自己,而知道有人等自己是……

  「因為布列依斯先生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看時間,所以才猜想可能是有人在等。」像是看出了布列依斯的疑問,庫勒尼西微笑了下主動解釋。

  的確是這樣,其實冷靜下來想想也就知道了,畢竟剛剛自己可沒少看錶和時鐘過,因為被引起了興趣,布列依斯開始主動和對方聊起天來,意外的,青年的談吐與動作都十分優雅,還和自己頗有得聊的,而時間也不知不覺得過去,至少在一開始自己是覺得度秒如年,而現在則是一眨眼就快到半夜。

  一旁的梅倫起身去結帳,幸好今天的消費都是他買單,否則自己可能會忍不住在隔天到他的辦公室好好與他溝通。

  「晚安,期待您再度光臨。」看著庫勒尼西微笑目送自己離開的樣子,布列依斯發現居然有了再來光顧的念頭。

  真是不可思議,布列依斯這麼覺得。

  而之後,布列依斯真的一有空就往這裡來,反正他不是沒錢,公事上又剛好沒什麼大事,再加上古魯瓦爾多現在被梅倫這塊牛皮糖纏上讓自己落得很清閒,那麼就將時間花在難得讓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上不是很好?

  而庫勒尼西這個人本身也充滿了謎樣的氣質,要說他身上唯一跟公關店搭得上邊的大概只有長相,其他不論談吐、行為舉止都與店裡有些格格不入,另外更讓布列依斯驚訝的就是他淵博的知識,尤其是心理方面的,可說是超乎想像的精深。

  一個精通心理學的男公關,真不知道該說是好還壞,不是沒有看過他招呼其他客人,雖然會指名他的人不是很多,但每個人都對他服服貼貼的像是寵物一樣聽話,有時候甚至會覺得立場似乎調換了,彷彿庫勒尼西是客人,而那些人是來服務他的。

  看著隔壁桌那位看起來斯斯文文,打扮也算得體的青年為庫勒尼西開了店裡數一數二貴的酒還不介意庫勒尼西坐在自己身旁,就深深的覺得庫勒尼西在掌握顧客心理的部分真的是非常強悍,該說幸好自己一開始就是以朋友的身份與庫勒尼西來往,所以庫勒尼西對自己真的非常『手下留情』嗎?

  「怎麼了?這樣盯著我看。」將斟滿酒的杯子推到布列依斯手邊,庫勒尼西笑著問。

  「只是在感嘆你的技巧似乎又更高明了。」意有所指的晃了晃酒杯,深紅色的液體在透明的玻璃上留下一圈又一圈的痕跡。

  「怎麼說呢?」喝了口杯中的酒,其實庫勒尼西很少喝,待在店裡的時間最多只會喝到三杯左右,不喝酒還能讓顧客對他死心塌地,以男公關來說真的相當不簡單。

  「不介意為你開這麼名貴的酒,不介意你沒陪他說幾句話,更不介意你把酒分給我喝,不知道是他傻還是你太聰明。」布列依斯一方面是稱讚一方面是感歎,這樣的人如果進了商場感覺會是非常可怕的對手啊!

  「這個嘛……給布列依斯你來裁決好了。」俏皮地眨眨眼睛,庫勒尼西轉頭和站自吧檯裡的男人要了杯紅茶,而那個男人在將杯子遞給庫勒尼西時審視般的掃了自己一眼,感覺到對方的警戒與試探,布列依斯下意識的戒備起來。

  那個男人有著一頭漂亮的黑色長髮,平常總是紮成馬尾,有著算是非常出眾的外貌,卻給人難以親近的感覺,庫勒尼西也從來沒有認真地跟自己介紹他是誰,只知道這家店由他負責,但自己知道每天庫勒尼西下班時都是被這個男人帶走的……想到這裡就莫名的有點敵意,於是布列依斯刻意轉開視線。

  「對了,布列依斯,這是你上回問我的資料,幫你整理出來了,有什麼需要的再告訴我。」被庫勒尼西的聲音拉回了注意力,這才看到放在自己手邊的資料夾。

  有的時候自己會拜託庫勒尼西幫自己蒐集一些資料,畢竟庫勒尼西在這裡每天所接觸到的人都是自己在商場上會需要應付的種類,不過在沒有必要的時候自己是不會開口的。

  「謝謝,這次又麻煩你了。」

  「不會,時間差不多了,你該回去了。」庫勒尼西微笑著提醒自己時間,布列依斯看了看錶,發現真的有些晚,於是站起身和庫勒尼西道別。

  離開那家店,布列依斯發現自己真的比自己所想像的更沉浸在有庫勒尼西的空間裡,雖然不到如魚般渴求水的地步,但或許已經相去不遠了,這樣到底是好?還是壞?

  有些無奈地發現自己的心情似乎開始受到庫勒尼西左右,卻在準備上車的時候發現自己忘記將用來標記重點的筆還給庫勒尼西,於是又折返回去,卻剛好撞見了自己未曾去想過的一幕。

  庫勒尼西被那個總是站在吧檯裡的男人壓在牆上,由於那個男人比庫勒尼西來得高一些,所以自己看不清楚庫勒尼西的表情,直到庫勒尼西把那個男人推開。

  庫勒尼西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懊惱,但臉頰卻相當的紅,兩個人看起來像是在爭執什麼,幾分鐘後,那個男人面無表情地扭頭就走,庫勒尼西則在低頭嘆了口氣之後快步追上那個男人的腳步,也是在那個時候,自己的視線和庫勒尼西對上。

  庫勒尼西看起來有些驚訝的樣子,然而卻沒有停下來向自己說明什麼,也沒有打招呼,只是快步往那個男人離開的方向走,然後消失在漆黑的夜晚中。

  心裡莫名地有些不快,說不清那種沉澱的感覺是什麼,只知道壓得自己很不舒服,腦中庫勒尼西錯愕的表情揮之不去,心情便更糟了。

  「哥哥你怎麼了嗎?」準備就寢的梅莉亞望著自己,臉上露出擔心的神情。

  「沒什麼,只是稍微發呆了一下,對不起,剛剛故事唸到哪了。」微笑著摸摸妹妹的頭,要她別擔心。

  「如果哥哥很累的話今天就別唸了,梅莉亞明天再聽就好。」

  「對不起,那明天哥哥一定把今天的份補上好不好?」

  「嗯,哥哥晚安。」

  「晚安。」熄了妹妹房間的燈之後,布列依斯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到床上,腦中完全是那種揮之不去的不快情緒,然而又無法整理出什麼頭緒來,只好強迫自己睡覺。

  明天……問問庫勒尼西好了,或許會有答案吧!

 

  然而沒想到接下來的幾天庫勒尼西都沒有出現在店裡,而那個男人也沒有出現,不管問店裡的哪個人都沒有辦法給他答案。

  這讓布列依斯相當焦躁,卻又無法做些什麼,畢竟庫勒尼西連手機號碼都沒有給他。

  發現彼此的距離居然是自己所沒想像過的遙遠之後,布列依斯感到有些洩氣,但也只能發揮耐心好好地等待。

  終於在日期被圈到第十天之後,庫勒尼西重新出現在店裡。

  「離開那個男人。」

  「啊?」似乎被布列依斯突兀的話語弄得有些疑惑,庫勒尼西不解的望向看起來有點反常的布列依斯。

  「我的意思是,希望你離開那個男人。」

  「呃、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如果是缺錢的話我也還可以幫你,但是沒有必要為了金錢把自己也賠進去。」布列依斯皺著眉認真的敘述。

  「如果我說,是因為我積欠債務的關係呢?」看著布列依斯的表情,庫勒尼西突然微笑起來,好整以暇的靠坐到沙發上,那樣的笑容有別於平常的溫和,猶如帶著刺的玫瑰。

  「我幫你還。」完全沒有任何遲疑的回答,庫勒尼西微微挑眉。

  「你應該知道在這樣的店裡就算我有場外的服務也是很正常的吧?」

  「所以我希望你離開這裡。」

  「如果我說是因為我欠了至少上百萬的債務呢?」

  「那不是問題。」

  「如果我說是因為我本來就喜歡這樣呢?」庫勒尼西的笑容越來越燦爛,而布列依斯則愣了一下。

  看到布列依斯的遲疑,庫勒尼西笑得更加冷淡了。

  「如果我本來就喜歡每天早上醒來身邊都是不同的男人,每天都讓不同的男人擁抱,那你說我該離開這裡嗎?」

  「你不是那種人。」布列依斯蹙眉。

  「別用你對我粗淺的認識來評斷我啊,布列依斯先生。」稱呼回到最一開始的陌生,這讓布列依斯覺得相當刺耳。

  「對你的認識一點都不粗淺,如果你真的是那樣的人,我不會看不出來。」

  「這麼有自信,那你說說看為什麼執意要我辭掉這份工作呢?」庫勒尼西冷冷地問,這是布列依斯第一次看見他的臉上沒有笑容,是一種如冰雪一般冷澈的防衛。

  「因為我清楚地明白,你不是那樣的人。」布列依斯的眼神相當真誠。

  「而我,喜歡你,庫勒尼西。」

  「……」這回輪到庫勒尼西錯愕了,愣愣的看著布列依斯,讓布列依斯把自己所想說的說完。

  「所以我希望你離開這裡,債務的事情我會幫你想辦法,但是你不要勉強自己去做不喜歡的事情,這是我最不願意見到的。」說著,並握住庫勒尼西的手。

  「你……」庫勒尼西慢慢的從驚愕中恢復過來,而後露出布列依斯非常熟悉的笑容,那是面對自己,總是溫和包容的微笑。但是卻慢慢變質,然後庫勒尼西毫無預警地趴在桌上大笑出來,雖然沒有很大聲也沒有驚動其他客人,但是讓站在吧檯裡的男人看向這裡並挑了挑眉。

  「你、布列依斯,你真的是太有趣了……」笑到上氣不接下氣,一直到接過布列依斯遞過來的水喝下之後才稍微平復了一點。

  「所以你的答案呢?」布列依斯倒是完全嚴肅公事公辦的樣子。

  「那個,深淵你很忙嗎?」庫勒尼西卻突然轉頭喚站在吧檯裡的那名男子,這是庫勒尼西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叫他的名字,看庫勒尼西的舉動似乎和對方很親密的樣子,這讓布列依斯有點不悅,因此看向男子的眼神敵意就更深了。

  然而男子似乎不為所動,走到庫勒尼西面前直接開口。

  「做什麼?」這是布列依斯第一次聽到男子開口,聲音非常低沉,且有一種說不明白的魅力,就像是來自深淵的蠱惑一般,即使男子看起來有點不耐煩,但這種聲音特質卻沒被影響。

  「深淵,你要不要告訴他我們的關係。」庫勒尼西笑著摟住微微彎下身的男子的脖子,這讓布列依斯的眉頭皺得更深。

  「你別再開他玩笑了,我可不想背黑鍋。」被喚作深淵的男子瞪了眼笑得相當開心的庫勒尼西,乾脆的坐下然後才開口解釋。

  「初次正式見面,我是庫勒尼西的大哥。」深淵的聲音有點無奈。

  「大哥?」這下換成布列依斯愣住了。

  「親大哥?」

  「是。」深淵點了點頭,而旁邊的庫勒尼西則又笑到上氣不接下氣了。

  接下來聽深淵的解釋之後布列依斯才知道,庫勒尼西根本就不是這家店的男公關,這家店確實是由深淵經營的沒有錯,而庫勒尼西作為深淵的弟弟三不五時就喜歡到店裡偽裝成公關觀察每一個客人。

  深淵本身則覺得這個弟弟離開書堆出來看看也不是什麼壞事,而庫勒尼西本身則是在心理研究範疇得過獎的學者,目前處於自由研究狀態,嚴格說來就是無所事事,不過因為專利與稿費的收入不錯所以生活還算優渥根本不需要擔心。

  聽完了這些之後布列依斯揉著太陽穴,有些埋怨的瞪向笑得非常開心的庫勒尼西。

  「所以聽完了這些你還是想帶我走嗎?布列依斯先生。」雖然還是加上了先生兩個字,但是聽起來俏皮許多。

  「想,不過要換個方式。」布列依斯露出微笑,然後拉起庫勒尼西的手,並在手背上印下一吻。

  「願意讓我追求你嗎?庫勒尼西。」

  「這個嘛……要看你有多少誠意了。」庫勒尼西眨眨眼睛。

  在那之後兩個人的生活開始更加緊密,三不五時會到對方家裡去轉轉,而庫勒尼西後來才解釋那消失的十天是因為自己去參加了一場國外舉辦的研討會,還硬是要深淵丟下工作陪他去,而發生這種類似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才會上演那天布列依斯所看到的情景。

  「所以說那天你其實是惹你大哥生氣了對吧?」布列依斯邊把餐巾紙遞給庫勒尼西邊問。

  「是啊,因為我擅自把他填在眷屬名單上,而且都登記好了,雖然不去不是不行,但是我相信他很不放心我一個人。」接過餐巾紙,庫勒尼西把沾到嘴角的湯汁擦去,然後繼續喝下一口。

  「也是……」想起庫勒尼西處理個人雜事的能力,布列依斯便深深的覺得到國外去他身邊還是有人跟著會比較好。

  「不過,現在他不用擔心了。」庫勒尼西露出有些頑皮的笑容。

  「怎麼說?」

  「因為我現在有更好的人選了,後天下午兩點的飛機,布列依斯。」笑著把時刻表推到布列依斯面前,庫勒尼西看起來像個惡作劇得逞的小孩子。

  「……我知道了。」無奈的笑了笑,布列依斯發現自己比想像中的更喜歡庫勒尼西這個樣子。

  帶著行李到機場與庫勒尼西會合,答應深淵會好好照顧他的弟弟之後與庫勒尼西一起搭上飛機,一路上聽著庫勒尼西敘述他準備發表的內容,並將梅莉亞想要的禮物列成清單,布列依斯發現自己喜歡的東西真的非常的單純,而且美好。

 

  只要未來的每一天都有你陪伴,我的人生就可以過得非常滿足,庫勒尼西。

 

 

 

Misconception

  後記

  

  很不好意思最後美人組的本子拖稿了,所以只好寫個無料賠罪 > <

  這次所描寫的是普通世界成長的庫勒尼西,私底下覺得如果深淵是大哥的話大概會很照顧庫勒尼西這個弟弟吧!

  總覺得換個身份環境,深淵跟庫勒尼希可以處得很好也說不定。

  然後不得不繼續強調,我超喜歡布列依斯被吃定的(欸)

  使用了這種奇妙得設定真不好意思,希望大家可以看得開心。

  

  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2013/2/15 by 曜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印 的頭像
曜印

鳥窩中的狐狸

曜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